弥沨

屠苏草 (一)

“百里屠苏,记住为师给你取的名字!”屠苏在失去意识之前,最后听到的是师尊紫胤真人忧虑的嘱咐。

醒来,竟是躺在一片似锦繁花之中。鸟鸣婉转,阳光晴好。忽听得琴声幽幽,穿花拂柳而来。屠苏飞身而起,循着琴声进入树林。“百里屠苏,”抚琴人一身秋香色长衫,墨色长发随动作缓缓垂落在身前,丰神俊采,顾盼生姿。“或者还是应该叫你韩云溪?”“欧阳少恭!”屠苏握紧了焚寂剑,“这是哪里?”“你梦寐以求的地方。屠苏,你是我半身,你之所想我又怎么会不知。”欧阳少恭微笑,“只是没料到你如此惊世骇俗,竟思慕将自己一手养大的紫胤真人。”百里屠苏心中一紧,双目圆睁。他天性纯良,自小远离人世,并不觉得对师尊抱有此种情思有何不妥,只是未能及时剖白心意,而今又被人看破,不知对方意欲何为。“也对,紫胤真人风华绝代,仙姿绰约,见之忘俗。”欧阳少恭赞同似地点点头,露出媚惑人心的微笑:“可惜,这样的一个人,就要为了你散尽修为,形神俱灭!”“你胡说!师尊绝不会——”“可是为了救你啊,”欧阳少恭依旧神色悠然,缓步走近屠苏,“紫胤真人对你也并非无情。”屠苏一愣。“你我本是一体,我自当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少恭微笑,美目流转,熠熠生辉:“紫胤真人现下被我囚禁在一朵花内。”“花?”“不错。紫胤真人名你以草,我便叫他变成花!”少恭横他一眼,冷冷一笑,“你是我半身,绝不能屈居人下!找出这朵花来,或许可以成你美事。”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欧阳少恭扬手将一件东西掷在百里屠苏面前,竟是紫胤真人从不离身的剑穗。“百里屠苏,你可别小看了我的无甄幻境。这幻境可通未来过去,天界地府。你相思之情甚笃,我便给你一个机会。免得魂魄相合之时,徒生怨气。”欧阳少恭重又坐下,开始抚琴。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琴音散去,依然是草长莺飞的江南景象,全无欧阳少恭踪影。可是手中剑穗却实实在在,屠苏小心放进怀中。

出了树林,漫山遍野皆是各色鲜花。屠苏想了想,径直走向一棵火红鲜花的树木。他识得这是凤凰花。抬手摘下一朵,倏忽之间,已到了一座小楼前。

小楼里摆满了盛放的鲜花,二楼上有个身影背对着他正在浇花。百里屠苏驻足观望,那身影,好生熟悉。转眸之间,他已经看清那人面容,身体先一步腾跃而起,抱住那人:“师尊,师尊!”那身影微微颤动,“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声若玉石相击般轻灵悦耳。“你不是......”屠苏松开手,这人不是师尊,容貌虽然一模一样,可这是个普通凡人。

“七童......庙会人可多了,小天他......”百里屠苏转头,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他从没见过胡子可以长得像眉毛一般,这个人有四条眉毛!“七童,难道你今天故意不和我们一起去庙会,是为了和这小子相会?”四条眉毛皱在了一起,面颊上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,刚刚还散漫不羁的浪子忽而多了几分单纯的可爱。“陆兄,我和这位公子也不过刚刚见面,你不要乱说。”空灵的声音里荡漾着浅浅的柔情。“小兄弟,你应该知道陆小凤和花满楼已经退出江湖不问世事了,就算你找到这里,我也不会管你的闲事。”“......”百里屠苏没说话,他看到那四条眉毛的人腰间佩着一块玉佩,与剑穗十分相似,伸手便要取,对方扭身一闪:“喂喂,陆小凤虽然退出江湖,可不是死人,你怎么不说话就拿别人东西?”百里屠苏面无表情,看了看一旁的花满楼。花满楼面带微笑,屠苏看得有点失神,师尊上次对他微笑,还是他入门之日。“公子既然不愿说,便不说好了。赶了这么久的路,就在小楼休憩片刻吧。”说着倒了茶水,递给他。屠苏很听话地接了茶水,坐在桌旁。“小天怎么没和你回来?”“和司空摘星去山上找兔子了。”陆小凤坐在一张小板凳上,紧挨着半蹲的花满楼。花满楼无奈地摇头:“陆兄,你这样我怎么浇花?”陆小凤满怀敌意地回头瞅了一眼百里屠苏,后者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花满楼。“哼,七童,有时候我真想把你锁——”话硬生生截住,陆小凤看到花满楼敛起笑容,目光冷冷地望了他一眼,不禁脊背一凉:“把你所有的花都浇一遍。”“好啊,那今天就交给你了。可不许偷懒。”花满楼说着把水壶交给陆小凤。

“如此说来,你是选了凤凰花,所以闯到了这个世界?”花满楼听百里屠苏叙述始末,不禁暗自称奇。“师尊乃剑仙,自是人中龙凤。”屠苏不禁按了按放在心口处的剑穗。“怪力乱神,我是不信的,”陆小凤擦了擦脸上的水,结果反倒添了几抹土,他便顶着一张花猫脸继续一本正经道:“不过天地大道,自是邪不压正。古往今来......”屠苏饶是拼命忍着,还是不自觉弯了弯唇角。“凤凰!”花满楼心细如尘,自是感觉到了屠苏的气息变化,他轻声一唤,递过去一块布帕。“凤凰?花?”屠苏似有所悟。“不错,凤凰与花,原是两人。看来百里公子是找错了。”百里屠苏沉默。花满楼面上微笑如故:“凤凰,帮我把琴取来可好?”陆小凤心领神会:“对对,听七童一曲,可以忘忧矣。”“只要你不开口。”花满楼低声道。

“将百般深情,都融入这细水长流;纵千种烦恼,终抵不过君发绕指柔。”百里屠苏喃喃念着花满楼刚才唱的两句戏文,注视着眼前这形容心神无不契合的一对。“才子佳人,自是完满;如此这般,亦无遗恨。”花满楼微笑,“百里公子的师尊,一定会安然归来。”

“花满天,你给我站住!!”远远传来呼喝之声。随即见一个鹅黄色的小团子溜溜爬上楼来:“父亲我回来啦!”扑进花满楼怀里,“我和司空叔叔比脚力,我赢啦!”花满楼笑而不语,转头对一脸准备看热闹的陆小凤说:“陆兄,看来今天我的百花酿又要保不住了。”

“花满天。”百里屠苏看了看花满楼,又扫一眼陆小凤。陆小凤立时明白了什么,跳起来道:“喂,百里小子,虽然孩子跟七童姓,可是是我陆小凤的儿子,我可是在上面的那一个!”花满楼摇头喟叹一声,扇子一展抬脚走了。陆小凤赶紧跟上,低声絮语着进房里去了。

百里屠苏步出小楼,回身望那匾额。

夕阳余晖中,有倦鸟归巢,唧唧喳喳。满楼鲜花,凤凰于栖。

好一座栖凤楼。

以后和师尊,也能如此隐居便好了。

此念一出,便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繁花之中。

评论(1)
热度(39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