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屠苏草 番外 花家六童(一)

这天屠苏照例早起为紫胤真人泡茶,正烧着火,忽然远远看到花满楼走了过来。“屠苏。”花满楼微笑。“......”“你不记得我了,我是花满楼啊,花家七童。”“……”屠苏依旧不说话。“没想到你如此薄情善忘,枉费我还一直惦记着你。”百里屠苏整理好了火炉,默默走回屋子里取来了焚寂剑,指住男子:“你是谁我不知道,不过你不是花满楼。”来人看着焚寂剑散发着煞气的剑锋,脊背一阵发冷,立刻笑得像只狐狸一样:“你真聪明,我不是七童,我是六童。”屠苏收剑:“花满楼的双生哥哥?”“不错,就是我。”六童很开心,立时摇头晃脑起来,“我和七童长得一样,很多人都分辨不出来呢。”屠苏看着他大大咧咧地坐在火炉旁的小凳子上,雪白的外衣立刻染了很多条黑色的煤灰。脸上依旧是狐狸一样狡黠调皮的笑容,双眸灼灼。整个人似一只巨大的等待夸奖的犬类动物,好像挠挠头就要打滚了。屠苏面无表情想:哪一点像了啊?!“是七童让我来的。”六童坐在火炉旁开始扇扇子,“其实......”六童忽然垂下头,声音黯然:“七童明白你对他的心意。”“啊?”百里屠苏一脸“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”的表情。“可是现在他不能来见你,所以派我来。”六童有些黯然,“我与七童是双生子,一切都是一样的。何况,我能看见你,可以知道这样做你是不是喜欢。”屠苏在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倒确实看出了几分花满楼的影子,不禁叹口气:“你到底所为何事?”六童不语趋近百里屠苏,明亮的眼睛里仿佛有熠熠星辉:“七童让我来跳脱衣舞给你看。”说着抓起扇子,一手作剪刀状,自顾自舞动起来,很是欢快。正当百里屠苏考虑是不是该借着煞气发作的借口杀掉这个人的时候,六童自己停了下来:“唉呀跳错了,这是我最喜欢的剪刀舞。你等下,我想想脱衣舞起始动作是什么。哦,对啦,解腰带!”说着急急抽出腰带,外衣中衣立刻皱成一团,百里屠苏急忙动手阻拦。恰在此时,厨房门口一阵寒气。

“师、师尊。”

紫胤真人醒来未见屠苏,平素喝惯的香茗也不见踪影。静静在榻上卧了一会儿,却听到外面生人说话的声响,于是出来看看。走到厨房门口,就看到小弟子揪住人家不放,衣衫凌乱,腰带扔在一边,那年轻公子一脸无辜。样貌,咦?和自己好生相似,只是年岁小些。明明辟谷多年,仙人却觉得胃部一阵酸楚,而且这酸楚来势汹汹,直奔心脏。

“好,好。”紫胤真人一片平静,“百里屠苏,你很好。”说完拂袖而去。

“师尊,师尊——”一向面无表情的百里屠苏急得脸都红了,追出去只看到紫胤“砰”地甩上了屋门。回身抄起焚寂剑找六童,却看见六童弯了腰正捡腰带,一手拢住衣襟,倒真像是……屠苏控制住自己,暗暗长舒一口气:“别胡闹了,快回去吧。”“屠苏,你不喜欢?”六童双眉微蹙,温润如玉的面上笼了愁云,眼中光亮也暗了下去。让这样一张脸流露出这样寂寥的神色根本是犯罪啊,屠苏心软:“我知道一定不是花满楼让你来的。”“哎?你猜到是陆小凤啦?”六童恢复了本色,有些无趣地系好了腰带。“......”“他说你不怀好意,让我演一出美人计试探你。”“......”“他怕你不信,还给我七童的连心锁,作为信物。”六童从怀中掏出东西。“连心锁给我,你等在这里。”屠苏将六童用封印锁在了柴房里。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六童自然不会安静呆着,攀着窗户叫嚷。百里屠苏寻了用来哄师尊的各色点心塞进去,方才安稳了。

屠苏又跑去偷偷看了看师尊,只见紫胤正端坐在榻上调息,可是呼吸急促,看起来气鼓鼓的。想来还有一会儿才能消气,正好去收拾了那闲得发慌的陆小凤。

评论(3)
热度(22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