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冬至

今天是冬至。一年中最冷的一天。

江南的雨,裹夹着寒风下了一天,染湿了街道屋檐。

刚过晌午,路上只有蜿蜒的雨水。

花满楼打开窗户,迎面而来的风带着清新寒冷的雨水味道。“陆小凤,你该叫小天起床了。”花满楼转身对还赖在被窝里的人说。“今日冬至,便让他多睡一会吧。”陆小凤蒙了头,声音闷闷的。“晚些有贵客来,不可失了礼数。”花满楼微笑,走过去轻轻揭开被子,猛然将手塞入陆小凤衣襟。“哎呦,好冷!”陆小凤受了一激立时叫喊起来,花家七童顽皮地笑:“你还不起来?”“本来是要起了,不过——”陆小凤一把握住对方的手;“七童这样冰冷的手,要好好捂暖才行!”说完执了双手,将人拖进被窝。

 

百里屠苏很早便起来了。

天墉城今年第一场雪,时值冬至,格外寒冷凶猛。他想取那未落地的雪水给师尊烹茶,默默在雪地里举着盆站了一盏茶的时间。陵越远远看见了心疼又费解,只当是师弟昨夜又折腾了师尊在受罚。

端着清香四溢的茶水走入房间,便见师尊只穿了袜子立在窗边沉思。“师尊?”屠苏深知今日寒气上升,绝不可跣足而行。

屠苏放下香茗,刚要取鞋子给紫胤,却听紫胤幽幽道:“天墉又落雪,屠苏。”“是。”“一年将尽,万物于沉寂中蕴藏生发。”“是。”“天道轮回,何为正,何为邪?”“是。”“你——你能不能放我下来?”“不行。”将紫胤真人打横抱起的百里屠苏一脸正经。“为何?”“冬至易寒气侵体,师尊喜欢看雪又不记得穿鞋,屠苏愿意为师尊分忧。”“胡闹,为师是仙人,不惧寒暑。”“哦?那昨天温泉洗浴师尊为何还热晕过去了?”“还不是因为你这孽徒强行......”声音渐小,面色渐红。屠苏微笑:“今日还要去访故友,让屠苏侍奉师尊更衣吧。”“住手,为师这次绝不再上你的当!”

 

“恒久——”花家六童照例翻了个身,将手脚缠上身旁的青年。“六童,好重。”青年费力抬起那手脚,复归原位,又帮他掖好了被子。“今天冬至,小楼让我们去百花楼吃饺子。”六童很乖顺地动也不动,由着刘恒久用被子将他裹成了人形粽子一般。“其他几位哥哥可是同去?”“不知道。”六童只有脑袋能动,转过来看着恒久:“不过百里屠苏和他的胖鸟师尊都会去。”“我记得百里少侠的师尊叫紫胤真人啊,不是胖鸟。”六童用脸蹭蹭枕头嘀咕:“其实差不多......”随即抬高声音:“我是说他那只专吃五花肉的海东青。”“那我们早些去帮七弟包饺子吧。”说着话,刘恒久已经更衣束发完毕。儒雅谦和,翩翩书生。“恒久——”六童看着眼前人儿如此俊秀,心中起念,又开始叫唤。刘恒久无奈笑一笑,推开了窗户:“雨已经停了,晚些时候怕是要落雪。”“冬至落雪,当真有趣。”六童坐起身来,忽然叫一声痛又软了身子倒下去。“怎么了?”刘恒久疾步走近扶起来。六童顺势倚在他身上,低低向耳边道:“昨夜,只怕是伤了腰......”刘恒久听了面上飞红,竟是比六童还要害羞:“我说不让你那般轻狂,你偏偏——”六童伸手揽住恒久脖颈,正色道:“那恒久是否欢喜?”刘恒久依旧红着脸,却含笑点点头:“我只是怕伤着了你。”六童原本翘翘的唇角弧度更深,仗着自身武艺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压在身下:“恒久若喜欢,我们再试试别的可好?”刘恒久惊讶地睁大眼睛:“现在?你的腰......”“无妨。只是这次还是要恒久抱我入汤浴。”

 

天色渐黑,空中有细小的雪花。

百里屠苏和紫胤到小楼时,只有小天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包饺子。“你父亲和爹爹呢?”百里屠苏一边帮忙一边问。“在房里。”小天有些无奈,“早上爹爹叫了我起床,就匆匆忙忙回房了,还不准我上去。”百里屠苏有点迟疑,“阿翔你去看看。”海东青叫了一声,用不屑的眼光瞥了一眼屠苏,又转头看看紫胤。屠苏无奈:“我知道我知道,和我们一样。那你就去敲敲房门告诉他们一声可好?”阿翔这才飞起,毛绒绒一团向楼上去了。“我们来晚了,见谅见谅。”刘恒久一面收伞一面道歉,只见他布衣纶巾,身旁六童一袭白衫。小天歪头看了看道:“六叔和恒久叔叔好像白娘子与许仙。”众人微笑。六童拍拍他脑袋:“那你看百里叔叔和紫胤仙人像什么?”“......”小天迟迟不说,恰好花满楼和陆小凤下楼来。大家便开始一起包饺子。

紫胤真人帮忙去厨房拿笸箩,转身看到小天站在门口。紫胤微微一笑,未及说话,只听小天问:“紫胤师尊你是不是仙人?”紫胤点头:“是。”“仙人是不是长生不老?”“是。”“便是永远不会死?”“不错。”小天一副完全了解的样子,忽然凑近了向紫胤招手。紫胤真人蹲下身来,疑惑地看着这有着一双乌黑眼眸的小童。花满天附在紫胤真人耳边:“仙人,我觉得你像父亲种的白芍药一般好看,将来等我长大,一定把你从百里叔叔那里抢过来。”紫胤惊讶万分,可是来不及反应,这有着凌云壮志的小童已经在面颊上偷得一吻,登登跑开了。

正在包荠菜饺子的屠苏莫名觉到一阵寒冷,想着真是冬至了,回去要记得加衣才好。

后记:

冬至吃饺子是家乡习俗,花满楼生长于江南,应该是吃汤圆,在此借用而已。楼主家乡曾一度因芍药闻名,所以也写到白芍。博君一笑,请勿深究。时值冬至,离家万里,思乡之情切切。

评论(2)
热度(34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