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云破月来花弄影 之 求亲【李云聪*花满楼】

“云聪哥哥......”花满楼轻声唤着,双眉蹙起,似是不胜情潮。李云聪拂去他额上汗水,也是情难自已地在他耳边低声:“楼儿......”一面抱起花满楼身子让他坐在自己怀里。谁知这样的姿势让李云聪进入得更深,激得花满楼张开了水盈盈的眼睛,直直望着他。明明知道花满楼是看不见的......李云聪却被这目光盯得放慢了冲撞的速度,一手握住了对方前端开始抚慰。“啊......”花满楼果然软了身子,靠在李云聪肩上喘息。“楼儿可舒服么?”李云聪甚是满意他的反应,搂住了那柔韧的腰肢又开始冲刺。花满楼顾不上回答,实际上他确实有些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,自昨晚天色刚黑便被李云聪拉进房里,说是要下棋,到现在已经天色渐明,却是棋盘都还没拿出来。

 

李云聪将人从浴桶里抱出来,拭净身体穿上雪白里衣。花满楼倦极了,由着他拥了自己卧在榻上。“楼儿?”李云聪感到怀中人呼吸渐趋平稳,已是睡熟了。悄悄起身穿戴好,轻声启门又仔细关上。

走至中庭。

“他睡着了?”听到树上传来的声音李云聪毫不惊讶,一脸严肃地点点头。陆小凤一纵身落在他面前,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挑高一边眉毛耸了耸肩:“我真不明白你为何执意如此。”李大人抿抿唇,颇有些为难:“我只是怕楼儿知道了会怪我。”“以花满楼的性格,一定是一边怪你一边开心吧。”陆小凤悠哉悠哉地往外走。“他会开心么?”李云聪面上顿时露出一点笑意来。“会啊,”陆小凤拿出狗尾巴草仔细看了看李云聪,“你们俩有时候真的很像。”“哦?”“都是迂腐又痴情的傻子。”

“不过,也只你这样专一的傻子,才配得上花满楼吧。”李云聪已经骑上马背,没有听到陆小凤这一声低低叹息。

 

早起花如令便觉得天气有异,正在感慨自己是不是已经老到要多加一床被子,忽听门外三儿子来请,说是贵客临门。

什么样的贵客要老三亲自来通报?

花老爷来到前厅,看到一身便服却威严不减的李云聪,还有一旁撑着腮帮子的陆小凤。“这位是?”“爹,”老三起身介绍,“这位是顺天府尹李云聪大人。”“哦,”花如令点头。难怪老三如此紧张,家中老三与老五在朝为官。老五长伴太子身边,出入宫闱;老三八面玲珑,颇能与满朝文武周旋。这位李大人,年纪轻轻官居府尹,不可小觑。

急忙行礼:“李大人。”李云聪拦住:“花伯父客气了。”伯父?花如令好生疑惑这称呼,一面坐下一面道:“不知大人要来,有失远迎。”李云聪微笑:“是云聪冒昧了。”

一旁的陆小凤看他们这么絮叨礼数,已经翻了几次白眼,端起茶水喝了一口。清香四溢的雨前毛尖。觉得花家人真是偏心,自己来从未有过这么好的茶招待。不过,想想确实自己也没做什么好事,每次来都是带着花满楼去涉险。

现在好了......心口还是有分分苦涩。

抬头看到那与花满楼颇有几分相似的脸。

李云聪面上神色无常,心里却是如沸水翻腾。提亲提亲,人家的儿子啊,哪能这么轻而易举地给自己?越想越急,汗都出来了。回头看一眼陆小凤,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。李云聪眼神示意,陆小凤表示不关我事。倒是花家老三久经世事,看出李大人有话难以开口,摒退了下人。

李云聪依旧有些羞于启齿,支支吾吾:“其实,此番前来,是为了花七公子。”“楼儿?”花如令瞥一眼陆小凤,他早已经猜到,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麻烦。“这次,冒昧前来,”李云聪站起身来,规规矩矩弯身作了一揖:“是向花七公子提亲的。”

“不行!”花如令一拍桌子站起来,瞪着陆小凤:“陆小凤,我早看出来你对楼儿不怀好意,枉楼儿将你当做至交,你竟然——”陆小凤一脸惊诧,随即摇头:“花大侠,不是我啊......”“你以为找了府尹大人来......”花如令生怕宝贝儿子被这浪子拐跑了,急得直抖:“楼儿在哪里?”“在我府内。”李云聪看花如令如此着急,反而镇静下来。其余三人一起转头看着他,老三已经明白:“李大人,你的意思——”“在下与花公子两情相悦,希望伯父成全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52)
  1.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青龙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