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屠苏草(八)

灼灼荷花瑞,亭亭出水中。一茎孤引绿,双影共分红。

色夺歌人脸,香乱舞衣风。名莲自可恋,况复两心同。

最后一次机会。

屠苏握紧了焚寂剑,想着若实在不得已,只有与欧阳少恭生死一战,拼着魂飞魄散也要救出师尊。取了剑穗,双手捧住,学着师尊对树洞说话一般,轻声道:“师尊教诲,弟子片刻不敢忘记。弟子喜欢师尊,前尘也好,来生也罢,都不在乎。”屠苏沉思片刻,想来平生不能放下的执念也就是此了。起身,闭目。迎面而来的风温软如少女掌心。耳边仿佛又响起师尊最后的叮嘱:“百里屠苏,记住为师给你取的名字!”屠绝鬼气,苏醒人魂。听师兄说屠苏还是一种酒,新年时饮用,由屠苏草制得……屠苏草……百里屠苏骤然睁开双眼。眼前长草漫山遍野,泱泱汤汤绵延百里不止。纵身跃上树梢,四周唯一没有生长屠苏草的地方,是一片池塘。

行至池塘边,只见水清可见底,映了碧天,微微泛出蓝色。塘中只一支荷花,田田数叶。那花含苞将放,迎风轻颤,不胜娇羞。清风秉性,君子品行,百里屠苏一直木然着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个笑容,笑到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。

坐在池塘边静静等待,微风徐来,荷花缓缓打开花瓣,清香四溢。莲蓬正中一点蓝色灵光,屠苏急忙靠近,伸手接住。蓝光刚入手心,随即发出耀眼光芒,再睁开眼睛,只见紫胤真人卧于草地上,面色苍白。“师尊!”屠苏将人轻轻拥入怀中。紫胤真人应声醒来,“屠苏?”百里屠苏只觉得馨香满怀,除了冷香之外,还有一股荷露清气。“师尊,师尊!”屠苏情难自已,收紧了手臂,唇在紫胤面上逡巡徘徊。“屠苏,你!”紫胤惊讶之余,却无力反抗。之前身上冷寒非常,现在借着屠苏身上温度,四肢百骸暖暖的,甚是舒适。“师尊,”屠苏索性坐在草地上,调整了紫胤坐姿,让他面对面坐在自己怀里。紫胤真人一下子红了脸,这样像女子一般被人圈在怀里,孽徒是要做什么!“胡闹,你,放开!”“师尊,”屠苏执住紫胤双肩,让他视线无法逃开,“屠苏自幼受师尊教诲,屠苏能活到今日,此命此身,无不是师尊所赐。然而屠苏,却不能以师徒之礼侍奉师尊。”双目明澈,深邃若黑夜,足以吞噬人心。紫胤被看得心虚,“你若是想下山远游,为师并不介意……”“师尊明白屠苏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屠苏直勾勾望着紫胤。紫胤的脸越来越红,“你,你先放开为师……”“那师尊是答应了?”“答应什么?”“这个。”屠苏说着便吻上了朝思暮想的薄唇。“唔,你……”紫胤只觉得脸上火烧一般,又推不开,任由着屠苏打开牙关,缠绵舔舐,只吻到心满意足。“师尊接天映日,高洁如荷花,”屠苏向紫胤耳边呢喃:“那么,屠苏甘愿作荷花下的藕,即使深陷泥淖,亦无怨悔。”说着分开紫胤双腿,让他跪坐在自己身上,真如藕承荷花一般。紫胤真人喘息刚定,耳边吹来这么一句,加之如此暧昧的姿势,又羞又恼,一时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,只涨红着脸重复道:“胡闹,胡闹!”明知动不了,仍挪了挪身子,却触到了屠苏不得了的所在,顿时脸色大变:“孽徒,还不快给我放手!”屠苏看他真的动怒,只得将紫胤以调息姿势安置好,与自己分开点距离。紫胤怒目横他一眼:“今日之事,勿再提起。”“……”屠苏眼光一沉,手如闪电,点了紫胤周身大穴。“你——你做什么?”紫胤惊道。屠苏跪了下来:“师尊先答应弟子。”紫胤更加生气:“小小年纪,不勤练修为,整天想些什么!”“师尊可知为何会和弟子困在这无甄幻境中?”紫胤剑眉微蹙:“欧阳少恭?”“是。欧阳少恭说弟子是他半身,希望屠苏能心无怨悔与他魂魄相合。”紫胤惊讶:“你都已经知道了?”屠苏点头:“弟子身受师尊养育之恩,能与大师兄、芙蕖,还有山下的朋友们相识相遇,已经无悔此生。只是,”忽而抬起头来,眼底一片水光,闪闪烁烁,“只是对师尊的心意......”紫胤的脸又开始发热:“你的意思,为师若不答应,你便要舍了众人,去和欧阳少恭融魂?”“弟子不敢。”“不敢?”紫胤冷哼一声,心中却有些混乱。他知道这小徒弟一向固执,认定必不会回头。不由得放缓了语气:“这些事情回去再说,为今之计先离开幻境。”等到了天墉城,让陵越看住了这不肖弟子,先罚面壁三年,稳一稳心神。可是屠苏跪着没有动。平日要是听到紫胤此种温软口气,早就乐颠颠地照着做了。“师尊是想回天墉城再避开弟子。”“......”心思被人看穿,紫胤这才发现,当年抱上山的小徒儿真的已经长大成人了。“师尊骗我。”屠苏逼近,呼吸近在眼前,紫胤又开始脸红,“为师没有......”“那就是答应了。”百里屠苏直接将人扑倒在草地上,手臂撑在紫胤头两侧。“你......为师何时......”话没说完便被堵住了嘴。这混账是越亲越顺口了,紫胤气恼,忽然觉到屠苏手在他腰带上摸索,立刻挣扎起来:“莫要胡闹!”屠苏原本只是想把剑穗系回师尊腰带上,看到紫胤此时羞愤欲死的表情便知道他误会了,索性将计就计,睁着一双大眼睛:“师尊想反悔么?”一边说一边作势真的去解腰间玉带,紫胤双手按住屠苏不老实的手,“不可以......这里......”“师尊是不想在这里吗?可是回去师尊反悔怎么办?”屠苏感受到紫胤一向微冷的手指在颤抖,心中怜爱横生,但是深知若不把话说死,紫胤回去必然食言,不是闭关就是远走。这个孽徒!!!紫胤心里恨恨的,无奈连直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,自己堂堂正正活了四百多年,总不能在这幻境之中,被自己的小徒弟......暗自压了压气血:“为师答应你,绝不反悔。”“那师尊的剑穗便先由屠苏保管,作为信物。”说着又小心翼翼地掖回怀里。

评论(5)
热度(41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