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云破月来花弄影 之 生病【李云聪*花满楼】

冬天的江南很少下雨。可是今日天色向晚,竟淅淅沥沥落下寒凉的水滴来。

李云聪今天难得没有在书房处理公务。

花满楼生病了。

虽然只是普通风寒,可是带有高热,人昏昏沉沉睡着。李云聪放心不下,一直守在近旁。

此时又下起雨来,起身关好窗扇,李云聪想着这雨声渐大,不要吵醒了花满楼才好。

可是榻上人已经醒了。

“不过是风寒热症,如何就这样娇贵起来。”花满楼笑。“病便是病,不分大小。”李大人依然是一本正经。花满楼忍不住轻笑出声。“楼儿笑什么?”李云聪走近坐在榻边。“只当在下是病中胡作妄为便好,”花满楼说着纵体入怀,抱住李云聪,语气竟是孩童撒娇一般:“难得李大人有时间整日陪着楼儿。”李云聪听得心中一颤,伸手揽住怀中人。花满楼未束发髻,一头墨发散在肩上,如上等丝缎流光暗动。李云聪抚上:“楼儿——平时可是寂寞了?”“花间长伴,也不觉得。”李云聪蹙眉沉默。“李大人一向明理知事,胸怀天下,何以作此小儿女心思?”花满楼坐直了身子,侧过脸“望着”李云聪。“我,我何时——”“云聪哥哥莫辩。”花满楼抬起手,修长手指准确无误落在李云聪面上,轻轻抚平那眉宇间皱痕。“忙时各自去,闲来共赏花。君子本无求,何感别经时。”李云聪笑,握住面上那骨节分明,掌心温软的手:“楼儿吟诗甚美。不过谁说君子无求了?”花满楼未及领会话中深意,已被压倒在锦被上,柔和细密的吻如窗外冬雨,绵绵不绝。

“云聪——这病——”

“楼儿病着身子弱,这次便不宽衣好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 

第二日。

寒凉的雨滴依旧断断续续。

李大人今日也没有去衙门,也不在书房。

花满楼坐在桌旁,端起青瓷茶杯细细呷一口,朗声笑道:“李大人,你说这因果循环,有时倒真是不得不信。”

躺在床上的那只额上敷着冰帕,面色潮红:“......”

花满楼微笑,走近坐在榻边:“不过这样也好。”

李云聪诧异地睁大眼睛,只看到那秀美面容趋近,一阵花香缭乱人心,唇边触感微凉。

“我倒又偷得一日,陪伴君侧。”

评论(9)
热度(43)
  1.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