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楚留香*花满楼】愿逐月华流照君(一)


(图片侵删)


花满楼在一片黑暗中昏昏沉睡着。


虽然他自七岁起便一直陷在黑暗之中,可是睡着时,总还是有会有片刻的光华和色彩,碧天白云,红叶黄花,幼时眼睛所见的一切都是珍贵而真实的。


从没有像此刻,睡着了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永堕黑暗的。这种无力感让一向乐观的花满楼有些失落,想动一动身子,却不自禁发出了一声呻吟。“他好像醒啦,”一个女子的声音,年轻而活泼,越来越远的脚步声。身子很沉动不了,恢复的只有他灵敏的听觉。不多时那个脚步回转,领着另一个人,那人轻功极好,行走几乎无声,由远及近,只有愈来愈浓的一缕花香。郁金香?花满楼还不很清醒,觉得那人应该是个男子,但是为何有如此清幽的郁金花香味?来不及多思考,只觉得头疼欲裂,便又失去了知觉。


“这位公子细细看起来,和楚大哥有几分相像呢。”宋甜儿调皮地瞅瞅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花满楼,又看看楚香帅。一旁的胡铁花听了哈哈一笑,“是有几分相似!老臭虫,这是不是你早年欠下的风流债?”楚留香微微扬眉,随即无奈摇头:“小胡,这位公子至少也有二十岁了,若说我早生几年,再早早成亲,倒是不无可能。”


三日之后。


花满楼抱着被子坐起来,大病初愈,不知不觉露出些茫然的神色,看起来好像刚睡醒的幼童。宋甜儿心生怜爱:“小公子,你醒啦?”听到这一声唤,回过神来,依然是那位眼盲心明,温润有礼的花家公子:“多谢姑娘,请问这里是?”“这里是我们的家,你昏迷好几天了,”宋甜儿笑道,还记着花满楼刚才那朦胧将醒之态,“你一定饿了,喝点粥好不好?”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,花满楼并不在意,他确实很饿了:“有劳姑娘了。”“我叫宋甜儿,你可以叫我甜儿姐姐。”宋甜儿言语带笑,听得出是个活泼娇俏的少女。“甜儿姑娘说笑了,在下花满楼。”花满楼想起身施礼,宋甜儿急忙拦住:“你伤得重不要多礼啦,我去给你端粥来。”说着已经出了房间。


花满楼依旧拥被坐着,开始回顾事情始末。本来破了宫九的计划,陆小凤带着沙曼隐居,然而江湖素来不容片刻喘息,这次又有了麻烦事情找上门。找不到陆小凤,便找上了百花楼。花满楼本不愿管,奈何这次的事情和花家亲眷颇有瓜葛,算得上家事,无奈之下,只好前往陆小凤隐居的小岛。本来一切顺利,不料突遇狂风,船行不稳,而混乱中竟有人偷袭。花满楼平时虽与常人无异,可初次出海,加上全无提防,以致被击入海。


本以为……


本以为必死无疑。


试着运行真气,只觉心口丹田剧痛,四肢百骸绵软无力。微微叹口气,忽然又听到那似有若无的脚步声。


来人叩了叩门,待花满楼应允方才入内。“你醒了。”是个算不得年轻的声音,然而温柔如三月春风,能吹得雪化花开。“在下江南花满楼,多谢救命之恩。”花满楼无法起身,只得抬手向那人作揖。“不必客气,你伤得很重,要好好将养。”男子靠近,轻轻按下他的手臂。郁金香的气息愈加浓烈,清新如花苞初放,爱花成性的花七公子不自禁向着花香探出身子,对方略一迟疑,抚慰地拍了拍他手背。花满楼顿时回神,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烧,连忙坐直身子:“请问阁下姓名?”


“楚留香。”听得出说话人总是带着笑,气度从容。


“楚兄。”花满楼点头致意。


“花公子。”

评论(8)
热度(59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