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楚留香*花满楼】愿逐月华流照君(二)



(图片侵删)

写在前面:上次忘记交代了。这个是花花和香香的平行世界,二人都没有听说过对方。花花是类似魂穿,就是这边醒着那边就昏睡。

因为比较任性,所以写文通常都是小段子,前后有时候时间相隔较长,难免错漏。正在尽力改正这一缺点。希望能有完结文问世,欢迎大家随时随地指出我文中的bug~~先到先得~~

下面正文。

花满楼醒来之后这几天,大多数时候都是宋甜儿照顾饮食。楚留香虽不是时时来探望,但是从甜儿口中亦听说了很多关于他的有趣轶事。花满楼慢慢明白,这个江湖虽然一样风起云涌,却决不是他熟知的所在。然而楚留香,还有他的知己好友胡铁花,花满楼却是真心敬慕。

长居水乡,花满楼对坐船并不陌生,可是这样长久地以船为家,还是生平第一次。何况这船上所有,无一不精巧舒适。帆布雪白,船身狭长,选用的木质光滑坚固,给人一种安定、迅速,而华丽的感觉。花满楼听宋甜儿描述这船,总觉的应是初夏时节,海水湛蓝,阳光灿烂,海鸥从桅杆间滑过,生命一如既往地美好安然。

这日傍晚,花满楼缓步走出房间行到甲板。平时宋甜儿关心过甚,一直坚持要守在近旁,今天楚留香和胡铁花外出归来,带了许多新鲜食材,这才留了花满楼一人休憩,自己去施展厨艺了。

扶着栏杆,花满楼合目感受那迎面微风。想起诸事,依然难免焦虑。陆小凤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,家里的事情不知如何处置,这样不通音讯,只怕大家都会以为自己已经——轻轻叹息一声。花七公子走到桅杆边,纵身而上。几步腾跃,人已经立在横杆上,摸索着坐下,海风咸腥,一时倒吹散不少愁绪。

花满楼未听到一丝声响,全凭感觉知道楚留香已腾跃上桅杆,坐在自己身边。感觉到身边人的气息,花满楼不由心跳加速,面上又开始发热。楚留香好像看出了他的窘迫,故意凑近了他的耳朵轻声道:“花公子刚痊愈,还是不宜吹风。”花满楼听出戏谑之意,反倒放松:“楚兄轻功卓绝,让我想起一位朋友。”“哦?”“他叫陆小凤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。”说起好友,花满楼双眸放出神采,唇角上扬,语音带笑:“他的轻功很好,只怕不在楚兄之下。”“有趣,不知你这位朋友现在何处,可有机会相见,切磋一二。”楚留香微微倾着身子,不着痕迹地护住花满楼,怕他病后体弱,在桅杆上坐不安稳。花满楼只觉得那人气息又近一层,不自觉摒住呼吸:“此次出海,便是要找他。”楚留香看他莫名局促得十分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欺负欺负。“或许你那位朋友,”楚留香压低了声音,盯着花满楼飞红的双颊,语调轻柔而诱惑,仿佛羽毛拂过肌肤,让人既觉得痒,又觉得羞:“也在想着你呢。”花满楼连耳朵都红了,急急向后退开,一下踩空,从桅杆上坠了下来。

楚留香早有防备,腾空跃下,将人拦腰搂住,安然落地。花满楼轻轻挣开,整了整衣衫,躬身施礼:“多谢楚兄。”楚留香微笑:“既是朋友,不必多礼。”

花家七公子回到房内依然脸色泛红,暗想为何此狼狈。只觉得楚留香性格虽然与陆小凤有几分相似,内里却截然不同。陆小凤飞扬跳脱,爽朗决断;而楚留香温柔多情,潇洒不羁。陆小凤的可爱人人得见,楚留香的温柔却似乎只为你而设。他对你好时,仿佛天地之大,只你一人……只你一人……花满楼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在想楚留香的事情,更将他和陆小凤比较,真是可笑。估摸已经是掌灯时分,便起身点亮了灯火。

影子印在窗纸上,清晰而宁静。

船头。

胡铁花顺着楚留香的目光看了看那窗纸上的影子,轻轻咳了一声:“你问清了那小少爷的来历?”楚留香唇角上挑:“江南花家七少爷。你可听过?”胡铁花灌下一碗酒,摇摇头:“闻所未闻。”“他所说的那些朋友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,”楚留香微笑,“听他说倒是个很有趣的人。”“不像说谎,那就是癔症啦?”胡铁花睁大了眼睛,“是不是在水里泡糊涂了?”楚留香的眼睛又移到那安然静坐的身影上:“也不是。”“那到底是怎么个意思?既不是说谎,也不是癔症,说的话却全是扯淡。”“也许他所说的,是我们不知道的另一个江湖。”楚留香喝下一口酒,觉得身上心里都暖暖的。暖暖的,好像今天从桅杆上抱住那人时的感觉......楚香帅不由得心中一惊,端起碗来一口饮尽。“哟,老臭虫,很久没见你喝酒这么爽快啦。来,干!”胡铁花未觉察到楚留香心中所感,只当他是酒至兴处,想一醉方休。

评论(6)
热度(43)
  1.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