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楚留香*花满楼】愿逐月华流照君(三)


(图片侵删)

 
 
 

自那一日之后,花满楼与楚留香倒少了些生疏。谈笑之间,颇为契合。胡铁花一向直爽的性子,常常是在旁边抱着酒坛,听二人聊天。宋甜儿依旧把花满楼视作需要照顾的小兄弟,时时关护。

仲夏月圆,正是饮酒的上佳时光,四人在船头对月而坐。

“仔细看你和老臭虫,有四五分相像,”胡铁花扬手灌下一碗酒,抹抹嘴道。花满楼微笑:“是么,可惜在下眼盲,不能一睹楚兄的风采。”除了楚留香,其他人都微微吃了一惊。宋甜儿不能相信地倾身趋近:“小楼你、你看不见?”花满楼早已经习惯他人的惊诧,抿唇一笑,冲着宋甜儿点点头。宋甜儿有些沮丧,这样可爱的人儿居然看不见。“我自幼眼盲,交朋友却一向很准。希望以后能经常与胡大哥、楚兄一起喝酒。”花满楼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“你要走?”胡铁花惊讶,“你的武功还没恢复。”“虽未恢复完全,也差不多了。打扰了这几日,实在过意不去。日后若去江南,请一定到百花楼来,让我略尽地主之谊。”花满楼依然是一脸微笑,不染离别之苦。楚留香一直未开口,若有所思地望着花满楼无神的双眸,摸了摸鼻子。

赏月变了践行,自然是要畅饮一番。花七公子酒量不浅,也醉意醺然。

各自回房之后,临窗而坐,感受月华流银,波涛细涌。此行别后,未知何时再有闲情。不知是酒还是月,花满楼忽然留恋起这船上时光,乘风破浪,只管向前,不问尘世般的。起身出房,缓步走到甲板。船身很大,如宋甜儿所说,十分稳固,很多时候如履平地。然而和平地到底是不一样的。

譬如这时站在船头的人,陆地上怕是就没有吧。

 花满楼微笑:“楚兄还没有睡。”楚留香盯着年轻公子的脸:“花公子也没睡。”慢慢走近,“月色很好。”花满楼自觉危险,敛了笑容,略略退开:“是。”楚留香一愣,“他们都说你我相似,难道,你不好奇吗?”温柔的声音衬着夜色,十分动人。“在下看不见。”花满楼又微笑,笑容却很不自然,他仿佛已经猜到楚留香想做什么。楚留香缓缓走近,特意沉了脚步,让花满楼能听清他的动向。花满楼身子一僵,手指有些颤抖,轻轻握成拳头。“我曾听闻,一个人若是眼睛不太好,鼻子和耳朵会加倍灵敏。”郁金香花的香味已近在面前,花满楼只觉得温热的一点划过他的鼻子,绕过嘴唇,停在他的耳廓上,“今日得见花公子听声辩位的本事,可见所言不虚。”花满楼知道那是楚留香的手指,然而没等到他开口,楚留香又道:“花公子心中自有明镜,看不看得见并不要紧。”声音愈发柔和。 
 

花满楼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,整个人也默然不语。楚留香执着他双手忽觉歉意,想是不是逼他逼得紧了,恣意妄为,唐突了美人。然而要他放开手,却也万万做不到了。“既然如此,那就冒犯楚兄了。”花满楼一向温和有礼,虽然楚留香的行为已经称得上“轻薄”,他依然神色不变,好像被男人握了手去摸对方的脸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。他先是抬起了右手抚上楚留香面颊,挺直的鼻子,含笑上挑的唇角,掠过眼睛时对方的睫毛在手心抖动,握了蝴蝶一般,双眉如剑,斜飞入鬓,前额光洁开阔,当真是好俊朗的样貌。

“楚兄风采出众,在下自叹弗如。”花满楼一面在心里描画对方的样子,一边控制自己,淡淡道。楚留香不放开握着的手,反而略略近了一步。花满楼打定了主意,明天一早便出发,回到江南,找到百花楼,回到朋友们身边,一切也会正常起来。今晚无论如何,再不能被他戏弄了。这么想着心中坦然,仍旧微笑着。楚留香本想以花满楼性情一定会避开他,心中正有些惊讶,忽然看到年轻公子羞红的耳朵,明了他不过是在强作镇定,不由怜爱横生,决定将计就计。

此时二人立在船头,明月当空,夜风阵阵。楚留香看着眼前人儿穿着秋香色织锦长衫,身形挺拔,平素常见的笑容已经隐去,微微低着头,双眸虽然无神采,然而黑如耀石,映照月光,熠熠生辉。温和俊秀的面容因了月光投下的阴影,多出几分坚毅冷峻。这人是块美玉啊,楚留香心中暗赞,如玉的品貌,如玉的性情。对人总是七分有礼,三分疏离,从不因为自身缺憾而示弱。然而一旦握在手心,环在怀里,就变得温润亲和,让你再舍不得放手。

评论(8)
热度(53)
  1.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