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你过来 之 二

大哥

屠苏自小寄住在姨母家,和表哥陵越最为亲厚。表哥少年老成,比屠苏大了三岁,如父亲般语重心长,母亲般细致周到。

这次来是给屠苏送亲手煲的冬瓜排骨汤。

陵越也是毕业于古剑大学,现在在一家跨国企业工作,年纪轻轻身居要职。着装上总是一丝不苟,加之气度不凡,天生俊秀,站在楼下等人也是一番风景。

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屠苏惊讶。“你搬到新的寝室,我来看看。新的室友相处得还好吗?”“嗯。”“方便请人家出去吃顿饭吗?”“现在都不在。”“哦。这是今天刚炖好的汤,你把它喝了。”“......”屠苏刚想推托,忽然看到陵越身后闪出的蓝色身影,全部神志都被吸引过去了。“学长。”莫紫胤声调冷冷,递过来两本书:“多谢。”屠苏点点头,接过书:“你若是还有需要的尽管来跟我借。”

“那是谁?”陵越没注意到自己完全被无视的事实,和屠苏一样目送着紫胤上楼。“大一的学弟。”屠苏有些警觉,即使是亲兄弟,也不能有分毫放松。何况陵越的喜好本就与他十分相似,难保不会对紫胤动心思。“很特别。”陵越挑起唇角一笑。

“大公司的设计总监,真是清闲啊。”声音清越动听,话却酸酸的。

屠苏和陵越同声叹息:“欧阳少恭。”


宿敌

欧阳少恭与陵越屠苏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,双方家里是世交。只是欧阳少恭年纪虽然最小,好胜心却最强。本身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少年,偏偏还要逆天地不断跳级,才刚满十六岁,已经是大一新生了。“这么放松真的好么,陵越学长?”欧阳少恭眯起好看的杏眼,“再过两年,说不定就要在我手下工作了哦。”

看着陵越匆匆离开的身影,欧阳少恭抱着保温壶转身直呼:“屠苏。”小子,我比你大四岁呢,这般想着屠苏却不得不哼一声应了。“听说屠苏近来对我们系的莫紫胤很是关照。”一句话仿佛制动器一般,屠苏立时目光如剑,直射过来。“看来是真的。”欧阳少恭轻笑一声,“他性子清冷,我也很喜欢……”还没说完,忽然一只手从背后伸来揽住少恭肩背:“少恭,我找你好久,一起去吃饭吧?”欧阳少恭不客气地握住那只手一拧,仿佛可以听到骨骼错位的声音。“哎哟哎哟,”一米九身材的尹千觞像小孩子一样叫唤起来。“千觞是不是忘记了,我说过周四没时间去食堂的。”尹千觞收回手轻轻揉着:“我没忘记啊,嘿嘿,我找少恭问问想吃什么。”欧阳少恭瞥一眼还站着的屠苏,对尹千觞亮了亮暖壶:“我有陵越哥哥送来的爱心汤。不过我上铺的紫胤爱吃甜甜圈,你去帮我买四个糖霜口味的吧。”“啊?”屠苏和尹千觞同时一愣。屠苏万没料到紫胤竟然和这小子同寝室,有些五雷轰顶的感觉;尹千觞则是莫名其妙,从哪里冒出来的紫胤,而且还要去买少恭最讨厌的甜甜圈?

 

“少恭,紫胤是谁?”尹千觞跟着欧阳少恭走远了,方才小声问。“哼,就是之前在自习教室和我抢座位的那个。”“哦。”尹千觞模糊有点印象。他与屠苏同届都是大三,认识少恭是出于一次偶然的实验事故。那次少恭不仅完美解决了尹千觞配出的足以炸掉实验楼的试剂,还利落地帮他处理了腐蚀性试剂弄出的伤口。事后实验室老师完全没有觉察出自己差点被轰上天,很和蔼地对美少年欧阳说欢迎常来。

自此,尹千觞便经常找少恭一起吃饭自习,同出同进。少恭看起来秀美无双,年少文弱,实际上——他自幼钻研药理,为的就是不用武夫之力,制敌千里之外。且性子沉稳,猜不透他想什么,防不胜防。屠苏据多年经验总结出八字真言:少恭一笑,大事不妙。

“你和他不是同一个寝室啊。”尹千觞努力回忆了一下,想起那个总是冷冷的蓝色身影。“嗯。不过逗逗百里屠苏罢了。”说着停住脚步,“找个地方喝汤吧。”“喝汤?”尹千觞奇怪一向挑食喜素的少恭竟然会对一个大男人煲的汤感兴趣。“陵越最拿手的就是煲汤,不可错过。”少恭对千觞一笑,当真是春日暖风,花开水流。尹千觞接过汤壶时在少恭手指上稍作停留,脸色是少有的认真:“少恭这般笑容,只可为我一人所见。”欧阳少恭微微挑眉:“那就要看千觞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17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