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云破月来花弄影 之 我欲与君相知 (四)


说在前面:还是没有到肉~~下一章才开始~~就是这样。


“陆小凤!”花满楼轻声喝道,提真气运于丹田,立时觉得身子一软,一式流云飞袖全凭力气打出,陆小凤侧头避过,松开手腕袭上腰带,花满楼当机立断自己抽了腰带,借着最后一点真气将软带缠上对方脖颈。“你胡闹什么!”感觉那双不安分的手终于停了下来,却还是紧紧拥着自己,花满楼红了脸。“难为花公子连腰带也解了,”陆小凤调笑的声音,“七童不会是喜欢我吧?”花满楼无奈摇头,想用力拍开环着自己的手,习惯地摸上腰间,才想起已经没了扇子。

紫竹骨,写意山水的扇子,缀着莹绿的佛手翡翠。

不只是没有了扇子,那块羊脂白玉也已经还了回去。

手慢慢曲起成拳。

陆小凤在旁边看得分明,那双没有神采的眸子亮了一下又黯淡下去。心中烦躁,又有些好笑,笑这两人,也是笑自己。乘着怀里公子发愣的间隙,灵活的手指已潜入中衣,沿腰线挑逗地摩挲起来。花满楼面上消退的颜色骤然复返,身体虽没有力量,也丝毫不柔顺,僵硬地抵制着对方的亲近。陆小凤索性按了花满楼坐在自己腿上,足尖勾住他脚踝向两边一分,花满楼羞恼,想合起双腿却被牢牢制住,动弹不得:“陆小凤,你再胡闹我可真的生气了。”“七童自己不能解毒,便让我来试试吧。”说着伸手探向腿间。看对方三分玩笑七分认真,花满楼颇为无措。此刻不仅身上没什么力气,而且因为刚才的动作有些气血翻涌,隐隐有毒发的征兆。

一旦毒发,花满楼想到就脊背发凉,四肢绵软且燥热异常,再无理智可言。前几次都是让花平用绳子绑了才勉强挨过。而当下情景,花满楼不自禁动了动腰身,陆小凤拦腰收紧了手臂。说要试,到底不敢造次,手背只在大腿内侧轻轻擦过,温热吐息洒在他耳后肌肤上:“花满楼,我当真没有一点机会么?”花满楼蹙眉低首,心中愈加烦乱:“陆兄,你不要开玩笑了。”陆小凤声音里多了苦涩:“花满楼,你的扇子呢?”七公子一惊,知道迟早是瞒不过这位挚友。“你的扇子丢了,为什么到现在也不换一把新的?”陆小凤极快地闭上双眼又再睁开,虽然花满楼看不见,然而这闭合之间,已将面上一缕愁云清扫干净,依旧是那个谈笑不羁的江湖浪子,趋近用更加诱惑的声音道:“七童,人生得意须尽欢,有花堪折直须折。”一只手顺衣襟而入,抚上了光洁的胸膛。

花满楼呼吸渐渐沉重,面若红霞,却是咬了下唇极力忍耐着。陆小凤看他咬得用力,心中不忍,松开手道:“罢了,你不愿意,真是半点强求不得。”花满楼振衣而起,束好腰带,稍许淡定了些。“花公子,想见就见吧。人生数十载,韶华能几年。”陆小凤悠然自得地喝一口酒,仿佛刚才把人抱着轻薄、低声剖白的根本不是他。花满楼轻轻摸着酒杯,淡然道:“他是个好人,非常好的人。你说的对,人生不过数十载,时间久了,就会忘记了。”端起一饮而尽。

 

上好的玉石,贴身放久了会沾染人气,愈加温润柔和。据说必要时,还能舍身护主。李云聪握紧了手中翡翠,又在那白墙青瓦的围墙下来回走了一遍。他知道二人在小花园喝酒,但碍于陆小凤,不敢贸然跃上杨柳枝观望。隔得远了什么也听不见,只有苍穹上明月如弦,四野夏虫鸣叫。李大人叹一口气,信手一掌拍在柳树枝干上。

 

月已升高,然而夏日昼长,天色依旧亮着。陆小凤本就注意着周围动静,此时远远望见那柳树不同寻常地抖动了一下,心下了然:“花满楼,看不出你如此迂腐。”随即摇头:“就是这一点,你们也很像。”“像?”“是啊。你不知道,你和李云聪看起来有六七分相似。所以我也不喜欢和他一起出去,长得这么英俊又是高官,比你还要招女孩子喜欢。”花满楼莞尔:“兴许是性格相似,所以才有外貌也相似的错觉。”“那你还怕什么?”陆小凤站起身来,迎着池塘饮尽杯中酒:“那样的性子,一定不会负你。他要是敢,我就用灵犀一指——”“陆小凤你今天怎么了,总是胡言乱语。”花满楼不敢再饮,气息有些急促。

 

陆小凤转身看着花满楼。

他要是敢负你,我一定先用灵犀一指狠狠教训他,然后哪怕用强也要你一辈子留在我身边。未说出口的话在心间萦绕片刻,终究是只能如池上青烟,悠悠散去。

“花满楼,我要走了。”声音里听不出什么,只是衬了周围的静谧,仿佛费了许多力气,下定了决心似的。“去哪里?”花满楼就要毒发,却不得不问这一句。“这个你不用担心啦,你好好养着,我有好玩的事情再来找你。”说着将手中酒杯轻轻一送,酒杯落在桌上滑行一段,叮地碰上花满楼的。

人已经飞上青瓦白墙,隐没了身影。

 

李云聪李大人一向处变不惊,涵养甚好。为人正气,也很少惧怕什么。

可是当陆小凤忽然出现在青瓦白墙上的时候,他有点大惊失色。一则因为对方实在轻功卓绝,他没听到丝毫动静;二则难得在陆小凤面上看到如此严肃的神色,眉头深锁,如临大敌一般。陆小凤只字未言,那双滴溜溜的眼睛瞪着自己,接着朝墙内偏了下头。

李云聪明白他的意思,却不了解因由,还没来得及问,人已经去得远了。


花满楼知道陆小凤有事情瞒着他,却也顾不得思虑许多,想唤花平拿绳子来,才发现已经连站立的力气也无。

强撑着趴伏在石桌上,便听到有人翻墙进了小花园。


评论(4)
热度(29)
  1.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弥沨 转载了此文字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