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李云聪*花满楼】兔化

写在前面:实在想不到名字了~~好久没更葱花了~~还有楚花~~O(≧口≦)OO(≧口≦)O

感谢沙沙倾情献画~~棒棒哒~~






李云聪从伏着的书案上醒来时,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。

视线似乎有些改变,书桌看起来大了很多。想站起身,却发现双臂一撑,只上升了很小的幅度,小到都没有离开桌面。

颈后似有凉风嗖嗖,李大人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耳朵居然可以自如抖动。探手摸一摸,精神地竖在头顶。镇定镇定,李云聪用力一拍桌面,想捋一捋思绪,然而那对雪白的小爪子丝毫没有威慑力。

李云聪习惯性地扶住额头,摸到自己毛绒绒的脸——手感真好。


花满楼早起正在浇花。

这两天李大人公务繁忙,二人几乎无暇见面,昨天去书房坐了坐,也是挑着时间说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花公子修长手指轻轻抚过芍药细润的花瓣,这盆金带围是李云聪亲自去广陵给他寻来的,此刻花开正好,可惜无人共赏。

忽然草叶间有轻微声响,花满楼指如闪电,一下子夹住一对柔软的事物。

将那兀自挣扎的雪白毛团提到面前,花满楼另一只手托住抚摸:“兔子?”刚才被夹住耳朵,李大人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可是现在被花满楼抱在怀中,馨香萦绕,那只手还温柔地不住抚摸,又乐得要举爪转圈。舒服地动动耳朵,李云聪听到花满楼曼声吟道:“茕茕白兔,东走西顾。”随即用那带着草木香气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鼻子:“既然来了,找些东西给你吃吧,可不要啃坏了我的花。”

面前是一把鲜嫩的菜叶,只是小兔子全无兴趣,闻都没闻,蹦到花公子手边蜷成一团。花满楼端起晾好的桑菊茶呷一口,手指在那光滑毛皮上不住抚摸:“难不成你也想喝茶?”耳朵索索一抖,似乎是应答。花满楼取了茶碟,倒了些凉茶放在兔子面前。听得那细碎的舔水声,倒是十分纳罕。“难得你喜欢。待会儿和我一起吃饭吧。”李大人的小小三瓣嘴品咂着茶水,耳朵又在花满楼手指下抖了抖。

 

午饭时间,花平来说找不见李云聪。

花满楼并未多想,公事繁忙,来不及招呼就出门是有的。一手抱着兔子,一手折扇轻摆,缓步往餐厅走。李大人被抱得很舒服,力度轻重正好,花满楼的胳膊从肋下揽过,托着他的身体。脑袋高低将将在花满楼心口衣襟处,迎面有微风徐来,加之花公子身上的草木清气,不自禁惬意地闭上了眼睛。

然而好景不长。

“花满楼!”廊下一阵风过,陆小凤一身白衣扎在面前:“哟,这是什么,下酒菜么?”耳朵一痛,便被陆小凤拎到了面前:“李云聪给你买的兔子?”“不是。我在花圃发现的。”似乎感受到那一团雪球的挣扎,花满楼收了扇子伸手接过,兔子立时乖顺地伏在他臂弯中。陆小凤看着,忽然眼珠一转,笑出两个酒窝:“花兄,我听说兔子最难分雌雄是不是?”花满楼抚了抚兔耳:“倒也不是难分……”“不知道这只是雌是雄?”陆小凤又从花满楼手中揪起兔子,握住了开始观察——李大人如何肯依,双腿一阵乱蹬,踹在陆小凤面上。“陆小凤你别这么无聊。”花满楼哭笑不得,听着一人一兔在旁扑腾。“今天我和猴精打赌输了,正好借你这兔子去翻本。”陆小凤摸摸脸上被踹的地方,又摸了摸小胡子。“……”花满楼不说话,知道他不存好心。“花满楼,你不会一只兔子都舍不得吧,何况还是只野兔子。”陆小凤看着兔子乌溜溜的眼睛,觉得好像能听懂他说话。“我是想养着的,这兔子喜欢喝茶。”“哦?”陆小凤蹙眉,随即笑嘻嘻凑过来:“七童,那我也可以陪你喝茶啊。”一手揽住花公子肩膀,一手去抓兔子。花满楼刚要说话,“哎哟,”陆小凤叫着跳开:“这兔子咬人!”

 “……”陆小凤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,这只兔子咬了他之后,居然懒懒打了个哈欠,毫不在意的样子:“肯定是雄兔。”花满楼笑:“难道兔子也无法抵挡陆大侠的风流倜傥么?”“至少不会咬我。”“也许是因为了解了你的脾性。”“花满楼,你现在真不可爱。”“我本来就不可爱,你说过的。”陆小凤点头:“我知道,你可爱的样子全留给李大人了。”花满楼面皮薄,立时绯红了脸:“陆小凤,你是不是来吃饭的,我可是饿了。”“还是让野兔子陪你吧。”话音未落,人已走远。

不可爱么。

花满楼微微垂首,想着方才陆小凤的话。

 

吃了午饭,花满楼放了兔子在庭前溜达,自己坐在廊下凝神静思。

小兔子无聊地蹦了两下,又慢慢蹭回花满楼身边。

天气正是七月流火,酷暑将尽。四下蝉鸣声声,颇有些声嘶力竭的感觉。

李大人抬头,看到花满楼卧在藤椅中睡着了。

花满楼怕热,以往每年都会去山中避暑。然而今年为了陪在他身边,整个夏天都在这府中度过。饶是如此,公务繁重,案牍劳形,时常有三五日见不着的时候。

挺直的耳朵耷拉下来,有些愧疚地抖了抖腮边的胡须。

此时睡着了,花满楼的额上也蒙着一层细汗。试着蹦了蹦,爬上躺椅的扶手,绷直了身体探出前爪,想轻轻拂去汗水。然而这副兔子身体除了柔软毫无优势可言,腰肢一空,扑一下压在了花满楼面上,最为柔软的腹部恰好压在嘴巴上。

花满楼惊醒,将小东西从脸上取下来笑道:“你也想一起睡么?”

 

抱着兔子回到房间,换了雪白单衣。感觉到小兔子居然自己蹦跶上了床铺,花满楼先是惊讶,在有些迟疑:“万一压着了……”毛乎乎的小东西急忙表明立场,又往床铺里面靠了靠。“好吧。”

每日家情思睡昏昏。

花满楼不一会就睡熟了。李云聪虽然知道花满楼绝非小儿女情长之辈,依旧忍不住自我陶醉地想是不是每日思念自己而昏沉无力。

慢慢爬到花满楼衣领处团好,这样近地看这个人,心中生万千欢喜。

嗅到肌肤随着呼吸散出的袅袅馨香,靠的更近一些,李大人觉得心中除了无限安定之外,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悸动。

忽然觉得鼻子下面有东西,伸出爪子一抹——鼻、鼻血?

看着半开衣襟,若隐若现的锁骨,李大人骤然明白那份蠢蠢欲动。

 

花满楼直睡到傍晚方醒。

这一眠无梦清酣,只是醒来觉得身体沉重。

“云聪?”花满楼惊讶,怀中抱着的,依稀记得是一只柔软浑圆的兔子,然而此时却是一个温暖的身体,熟悉的金墨香味。花满楼手指轻轻滑过怀中人面目,知道他虽然呼吸匀长,却是已经醒了:“可要喝茶?”李云聪不说话,只是收紧了手臂。花满楼亦不再多言,回以拥抱。

 

二人相拥而眠,直到华灯初上。

“再不起来,”花满楼笑道,“就该头疼了。”李云聪直起身子,将人按住:“楼儿。”花公子先是一愣,接着面上一红,低声道:“灯……”这下换李大人一愣,随即微笑:“难得楼儿这么心急。不过,”握住手正色道:“与君相知。”花满楼明白自己误会了,本来已经面如桃花,此时听到这句剖白,反而平缓了面色,心中柔情映得无神的眸子闪闪发亮,微微颔首:“七童明白。”

李大人欣然展颜,将人拥入怀中。

窗外晴空朗月,夜色未央。

 

“……云聪。”-_-|||

“恩?放心,这次有熄灯了。”<( ̄ˇ ̄)/

over


番外

“云聪,陆小凤总说我不可爱。难道男子也能用可爱形容?”

刚想说“楼儿在我眼里很可爱”的李大人灵光乍现,改口道:“可能是楼儿你一贯坚忍,适时示弱撒娇也是很可爱的。”

“我不认为软弱可爱。”花满楼摇摇扇子。

“恩,我也觉得。哦,对了,可能和服饰也有关系。楼儿你总是穿里衣长衫,可以试试学陆兄那样不穿里衣。”李大人说着,微微仰起头,防止鼻血喷出来。

“这……好像不太好。”花满楼没注意身边人的举动,蹙眉道。

“我明白了。楼儿你等下我。”李大人一路轻功跑远。

一会儿之后抱着一个包裹回来了。

“云聪……”

一盏茶之后,花满楼身穿长可曳地的裙装,通体浅粉,胸口处是李大人帮忙系的玉子色蝴蝶结。荷袂蹁跹,羽衣飘舞。

花满楼握扇子的手紧了紧:“李大人,你这是在欺负我看不见么。”

“不是啊,这个真是最近很盛行的男子服饰。”李云聪默默退开一步,眼睛却丝毫不离花满楼。

“是么,”花满楼转身:“那我去找陆小凤来看看。”

谁知道这衣服罩衫宽大,但是内层却是紧紧包裹着身体,特别是绕过腰臀的带子,束缚得很,花满楼发现迈大步都有些困难。

“这——”没等他反应过来,身后一阵风过,李云聪将人拦腰抱起,“楼儿不喜欢,我们去脱了吧~~”

“李云聪!”


评论(6)
热度(38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