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李云聪*花满楼】云破月来花弄影 我断不思量

葱花正文的最后一段。
我最爱的葱花~完结了~
我要开好多好多好多番外!


后园中的荷花无声谢去,只留下一池枯叶。

秋雨漫漫而下,溅起泥泞清冷。
花满楼一身鹅黄长衫,立在廊下听雨。他不只享受秋雨潺潺的声音,也喜欢雨水夹带而来的木叶清香。
雨越来越大,顺着风微微斜进游廊,落了几点冰凉在花公子面上。


不知不觉间,已经是深秋时节了。


自那一夜之后,李云聪信守约定,每周两次,得了花满楼允许之后为他去毒疗伤,除此之外,再无纠缠。然而,俩人做的是最亲密的事情,青丝挽结,罗带相缠,即使不说话,也断然做不到心如死灰。


花平看得出,他家少爷渐渐好起来的不只是身体,性子也如从前那般开阔疏朗,面上常有笑容。从前的七少爷就是很好看的人,如今这好看中,多了一丝说不出的风致。


如清莲凌于风,白鹤舞于庭。 


花满楼端起身边石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忽然抬手从果碟内拣了一颗杏仁,挥袖弹出。


“哎呀,花满楼,你的耳朵越来越厉害了。”陆小凤二指夹住杏仁,落在廊下,“武功好像也精进不少。”“陆大侠倒是丝毫未变,”花满楼拿起杯子斟了半盏,“还是喜欢不请自来。”“我是担心你的伤势啊。”陆小凤接过杯子喝一口,“还是你泡的谪仙最合我心。”七公子无奈摇头,面上笑容如风过春水,漾开一池温柔。陆小凤喝着茶,眼睛却一直没离开过花满楼的脸。花满楼长睫低垂:“陆兄能告诉我你在看什么吗?”“花满楼,”陆小凤趋近,“西门跟我说你的毒已经解了,我还不大相信。现在看来,”陆小凤翘起腿闲闲喝一口茶:“恐怕解的不只是毒,还有心结。”


花满楼听了眉心微蹙,沉默片刻:“还要多谢你与西门庄主。”“哎,我不要你的谢,”陆小凤扬手:“只要你送我几坛上好的状元红就行了。”“绝无问题。”花满楼恢复了笑容:“不知陆兄这次是怎么请动的西门庄主,莫不是——”陆小凤摸摸胡子,知道花满楼是指上次为了说动西门,剃掉胡子的事情:“这倒不麻烦。他说想要你酿制的百花酿。”花满楼奇道:“从未听闻西门庄主好酒啊?”“自然不是为他自己。”花满楼点点头,没有再问。“我也没想到除了我,还有别人惦记着你的酒。”陆小凤捋了捋长鬓,颇有几分落寞。


这次,何止是酒。


花满楼不搭话,笑着继续喝茶。


陆小凤看着雨水飞落檐下,忽然道:“花满楼,我听说李云聪要回京了。”花公子手指一颤,带出杯中水纹:“什么?”“顺天府尹本来就该是待在京城嘛,他这次身负钦差之职,完成了皇命,自然是要回去的。”陆小凤一手撑住腮,歪过头看着花满楼:“今天晚上请我喝酒,大概也是说这件事吧。”“今晚……”花满楼轻声重复。“对啊。毕竟是京城百姓的父母官,琐事杂多,恐怕公文积压了不少吧……” 花满楼依旧微笑着在听,只是入耳的更多是潺潺雨声,不知何味。


今晚,原是他们的约期。


江南的深秋,依旧是不动声色地冷。


白日的一场雨,竟没有淋去园中丹桂的馥郁馨香。晚饭后掌了灯,花满楼独自一人行到亭边。扑面而来的甜美香气,让人颇有些醉意。他在石凳上坐下,静静听着寂寥虫鸣。


确实耽搁很久了。


恍惚忆起上次听见这声声鸣叫,还是盛夏时节,正是热闹的时候,神气十足地呼朋唤友。


只是这心中抑郁,彼时今日,如出一辙。花满楼轻轻叹息,起身取了佩剑绸帕来,慢慢擦拭。不知不觉,夜便深了。他摸了摸凉透的茶壶,刚想叫花平,便听到院墙那边一阵风声。


月色正好,花香恰浓。


亭内公子抬起面庞,眸子里流光轻转,无心也似有意。


李云聪分明没有多喝,却觉得心尖一跳。


花满楼微笑:“茶水已凉,怠慢贵客。”“无妨,”李云聪很想摆脱这一瞬心动,慌乱间拿起花满楼的茶杯,一饮而尽。两人都有些愣住。花公子面上一热,强做自然道:“李大人今天请陆兄喝酒?”李云聪颔首:“是。有些未竟之事,要拜托他。”


未竟之事,是指他么?


花满楼忽然心中烦闷:“大人今天其实不必特意前来。”手中剑放在石桌上,就想行礼下逐客令。李云聪踌躇片刻:“我有些不放心你——的伤,就来看看。”“李大人有心了。”花满楼拱手。对面一阵窸窣衣衫声:“花公子。”手被握住,一样温润事物滑入花满楼掌心,“明天我便要启程回京。你身体好了,我很高兴。既是不可得,强求亦无益。此后,我只当你为至亲兄弟。来日你若得佳偶、抱麟儿,勿忘为兄,京城虽遥,我……我必赶来讨一杯酒喝。这玉,便留给你当做信物吧。”


花满楼握了玉佩在手,流云盘花,似乎还存着对方身上余温。


李云聪看着他,心下虽有万分不舍,终究难言一字。


唯有月光盈盈,似离人泪。


桂花香气悠悠缠绕着二人,越来越浓烈。


“这桂花真好,酿成酒必定不错。”李云聪一手扶着石桌站起身来,“时候不早了,你歇息吧。我走了。”目光在花满楼面上轻轻扫过,转身便要走。


花满楼依旧淡淡神色,出口的两个字也是轻若柳絮,一吹便散的:“云聪。”


除却李大人情浓时的非分之请,花满楼从未唤过他的名字。 


李云聪几乎以为自己太过伤情出现了幻听,然而花公子仍是眼睛低垂,一只手闲闲搁在石桌上,再平常不过的神色姿态:“云聪,今日月色甚好,留下同赏如何。”


李大人盯着他,还是看出了端倪,花公子的脸慢慢红了起来。


月华如轻纱迷梦,四下丹桂添香,虽不及暮春悄然醉人,二人情深意笃,亦是佳期。李云聪揽住花满楼双肩,在那光洁额头上印下一吻。花七公子面晕红霞,低垂了长睫,唇角噙着笑意。李云聪见了那笑,愈发心动,低头在耳边轻声:“如此良辰,不可辜负。”


Fin

评论(4)
热度(29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