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姜希宇*李伟乐】捉迷藏 (一)

写在前面:文中疾病方面知识来百度,不到之处勿怪。

李伟乐重重吸了一口烟,随即把烟蒂扔进了下水道。
最近很不顺,是不是该去拜拜神去晦气了?
他挂好证件,穿过重重人群,走到他老大身边:“什么事?”老大看看他,示意到旁边说话。
“对方杀了一个重症病房的污点证人,人是抓到了,但是没什么人证。”
这话说得奇怪,李伟乐等着下文。
“当时有人看到了,只是这个人——”老大转身,李伟乐顺着望过去。
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姜希宇。
抱着膝盖裹在毯子里,抖抖索索,一双大眼睛泛红汪着泪,咬着嘴唇。
活像只从水里捞上来的落汤猫。
猫?
“从明天开始,你全程保护他。”
还没回过神就听到这句话,李伟乐一愣:“老大!”“阿乐,你就当做休假,歇一歇。”李警官自然明白其中深意,拧着眉毛点点头。
“这小少爷有轻度自闭症,被放在这里疗养。今天是来医院做定期检查的,结果护士一转身人就不见了。”陈sir拍拍李伟乐肩膀:“他妈妈忙着生意抽不开身,全权委托我们保护她儿子。”
“自闭症?那他的证词——”
“只是轻度,应该不影响,律师还会再确认。你不仅要保护他,还要获取他的信任,他到现在什么都不肯说。”
李伟乐回身又看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姜希宇,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“少爷在二楼书房,请这边走。”
李伟乐站在姜氏私人别墅的门厅里,看着洛可可风格的大理石楼梯,坠着厚重幕帘的巨大窗户,有点错愕。不是说只是普通财团的小少爷么,怎么搞的像中世纪王子。
面上依旧不动声色,跟着踏上楼梯走到门前。
护士敲了门,推开,昨天湿漉漉的小猫已经吹干毛发换了衣服,安静地坐在地板上翻书。蓬松柔顺的发丝带着光晕,随着主人的动作轻微飘动。
“少爷生活很规律,”护士轻声,寄给李伟乐一张纸,“请您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。”
阿乐点点头,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生活日程表:“可以和他交谈么?”护士点点头:“不过一般情况下他不会有任何反应。”

那就是自言自语咯。

护士退出去后,李警官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姜希宇头都没回,一页页翻着书。
“姜先生?”阿乐试着引起他的注意:“姜希宇先生?”
仍是石沉大海,没有丝毫回应。
李伟乐站起来,靠近他坐在地板上:“你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么?”
“你如果记得任何细节,都可以告诉我,帮助警察破案,是每个公民的义务。”
“你不用害怕,我们会有专人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“你还记得昨天那个被杀的人吗,他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儿子。”
......
“这日程表精确到分钟,你能完全按照时间来?”
“今天的菜单都有。中午吃鲈鱼。”
“是不是真的我说什么你都没关系的?”
“你昨天看起来很像一只笨猫,掉进水里淹了半死的那种。”
“啪。”
李伟乐吓一跳。
姜希宇合上了书。
“呃,姜先生,我开玩笑——”
姜希宇径直走向李伟乐,把书放回他身后的书架。看也没看他一眼,走回位置坐下,拿起下一本书。
李伟乐下意识伸手去掏烟,觉得这工作应该没有想的那么简单。

午饭之后是姜希宇的午睡时间。
李伟乐亦步亦趋地跟着小少爷进了卧室。
随手关上门,转身发现姜希宇正瞪着他。
“?”李伟乐有点紧张,“怎么了?”
姜希宇不说话,皱眉看着他。
“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李伟乐拉门,“我去叫护士。”
“脱。”姜希宇平展双臂,面对着李警官。
“哈?”李伟乐惊讶,随即反应过来。踌躇几秒,还是走上前帮他解开衬衫扣子——门忽然开了,一个小护士匆匆跑进来:“对不起,李先生,吃饭误了点时间。”李伟乐看着小护士脸上的饭粒:“他对陌生人不排斥?”“开始会有一点。适应期过去就好了,对于小天使来说,其他人就像家具摆设,他不会特别去注意。”“小天使?”“呀,”小护士吐吐舌头,“是希宇的昵称。”一面说着一面帮他脱了衬衫裤子,换上睡衣。“这些事情他也不会自己做吗?”李伟乐退到一边。“之前是会的,但是昨天晚上之后,本来好转的又倒退了。”
理好了睡衣,小护士摸摸姜希宇的头发:“好啦,小天使乖,自己睡觉。”
姜希宇面无表情,自己掀开被子钻了进去。
“拜托你啦,李先生。”
门重又关好。
李伟乐走近床边,看着静静合目而眠的姜希宇。
小天使么。

阿乐并没有午睡的习惯。工作紧张局促,喘息都是奢侈。加上他睡眠浅,有声响就会被惊醒,所以除了自己公寓几乎很难在外睡着。
可是他又梦到那天。
天台风大,夜晚的城市繁华璀璨。他的手从来不会抖,弹无虚发。可是他没想到人质会突然挣扎,子弹呼啸,时间骤然胶着,仿佛可以追回——
李伟乐猛然直起身子睁开眼睛。
四周一片静寂。
姜希宇已经醒了,坐在床上看着他。
阿乐看看手表,午睡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。
他是不是在等人换衣服?
拍拍脸清醒了一下,站起身来:“姜希宇。”
青年闻声站了起来,李伟乐走过去,帮他解开扣子,换上了早上穿的衬衫长裤。

“我叫李伟乐。”
午睡之后是活动时间。小护士说就是坐在地板上聊聊天看看电视,让小天使学习交流。
正好可以熟悉熟悉套套话。
李警官自告奋勇承担下来。
“李伟乐。”
姜希宇只是看着他,一会儿眼神就飘走了。
“你可以叫我阿乐。”
“阿姚。”希宇开口道。
阿姚就是那小护士。
“对,她是阿姚。我叫阿乐。”李警官指指自己。
“小天使。”姜希宇学着他指指自己,居然还有些得意地笑了笑。
李伟乐哭笑不得:“对,你是小天使。我是阿乐。”
姜希宇低头拨弄手指,重复道:“阿乐。”
李伟乐眼睛一亮:“没错。阿乐。”

接下来几天李警官越来越熟悉姜希宇的生活流程,有时候小护士忙不到,他还能帮着照顾小天使。
可是姜希宇依旧只认识阿姚,问话也毫无进展。
李伟乐一向有耐心,只是怕白费工夫。
“希宇之前已经好很多了,除了不怎么说话,其他方面和常人差不多。”阿姚把药丸倒在姜希宇手心,看他吞下去,递过水杯:“那天真是吓坏了,人送回来的时候像只被遗弃的小猫。”阿乐摸摸鼻子,原来不只是他这么觉得。看看身边一米八出头,长手长脚的挺拔青年:“医生说他多久可以恢复?”“李警官,”阿姚转过头认真望着他:“人的大脑和心受伤,有时候比身体还麻烦,因为没办法上药包扎。”李伟乐微微愣住。“好与不好,希望小天使可以永远这样无忧无虑,不用在意外界的眼光。”阿姚拍拍他的头,又恶作剧地揉乱头发。姜希宇不躲不闪,扬了扬唇角。

午夜。
李伟乐睁开眼睛看着窗外月亮。
是白天睡太多了么,毫无倦意。
他坐起身来,身上穿着小天使同款的小蜜蜂睡衣。
阿姚给他准备的,说是欢迎礼物。摸过床头柜的香烟,想了想还是打算去屋顶。
几乎同时,他听到一声很细微的“咔哒”。
李伟乐挺身弹起,摸到枕边的枪,轻轻走到门边。
他住在姜希宇房间的套间里,拉开门就是姜希宇的卧室。床上青年睡得安静沉稳。
李伟乐贴住门,外间有重物轻轻倒在地毯上。
他听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,计算着一己之力难以抵挡,拖过椅子抵住门,疾速走到姜希宇床头,按了报警器。
整座宅邸铃声大作。
小天使被吵醒,惊慌失措地缩在角落。
外面的人开始撞门,力道巨大。
李伟乐拖了姜希宇进到自己房间,姜希宇拼命挣扎,只是一直喊着“阿姚”。
“希宇!”阿乐不断喊他的名字安抚他,给他穿上防弹背心,把人塞进衣橱里。
暴风雨一般的枪声。
阿乐计算着对方的装备,紧了紧手里的枪。
随即是一片死寂,只有希宇一下一下踢柜门的声音。
对方迟迟未有动静,阿乐听到姜希宇低声哭了起来。
“噤声!”他打开柜门怒目而视。
“阿姚......”大眼睛泪水汪汪,眼角泛红,听不见阿乐的话一般哭的更大声了:“阿姚。”“说了闭嘴!”阿乐用手掩住他嘴,侧耳细听。姜希宇没有拨开他的手,呜呜咽咽活似一只受伤的狗。
“你!”李伟乐摸不准对方是撤退还是在埋伏,生怕把小天使闷死了,只得松开手。“不准吵。”他凑近了按一根手指在他唇上。哪知姜希宇一张口,把他的手指含了进去,湿软的舌头舔过指节,麻酥酥的痒。“你干什么!”李警官一下子涨热了脸,要抽手已经来不及了,小天使双手握住他的手,修长手指在丰泽的唇间进进出出。“混蛋,放开!”李伟乐挣脱不开,觉得身上也燥热难当起来。姜希宇张口放出了李伟乐手指,眼睛里还晕着泪,却有之前不曾见过的深沉,慢慢凑近,阿乐下意识闭上了眼睛——“不甜。”
“?”
“不甜。”姜希宇微微嘟着嘴,看样子又要哭。
“......”所以刚才是把他的手指错当成棒棒糖了么?李伟乐重重推开他,差点没忍住踹一脚。

评论(11)
热度(56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