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姜希宇*李伟乐】捉迷藏 (二)


谢谢番茄七七的图~~太可爱了。


阿姚脑部受创,医生说还未完全脱离危险期。

小天使的手臂脱臼。

李伟乐搞不清推开他时太用力,还是跳出窗台时摔到的。反正姜希宇被推开后一直脸皱皱的,红着一双眼睛。

猫儿样又出来了。

李伟乐站在走廊尽头抽烟,远远看着坐在长椅上的青年。

又受惊吓又受伤,身边没有熟悉的人,只能隔着玻璃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阿姚,姜希宇情绪很不稳定,一直不肯说话。也不肯换衣服清理,胳膊还是好几个人硬按着才给接回去的。此时越发瑟缩,就差蜷成一团躲椅子下面了。

阿乐吐出最后一口烟,扔掉烟蒂。

大步走到姜希宇面前,蹲下身来看着那双戒备的眸子:“小天使,还记得我吗?”姜希宇明显向后缩了缩,旋即蹙眉,慢慢抬起眼睛,嘟哝一句:“阿乐。”

 

跟医院申请了间高级单人病房,李伟乐领着姜希宇到洗浴间。

“......”李警官还在犹豫,希望最后一刻小天使能忽然开窍,自己动手解衣沐浴,然而姜希宇只是自然而然地平举起一边手臂,一脸不高兴地看着他。

阿乐眉头皱得更紧,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道:“你干嘛苦着脸?”姜希宇别开脸,好像生气了。看着那轻软的头发扬了扬,李伟乐忍不住抬手揉了一把,又拍一拍:“乖啦,等下买鱼给你吃。”

鱼,为什么是鱼?

希宇显然没听懂,依然梗着脖子不看他。李伟乐也不再说话,低着头帮他慢慢脱下受伤手臂上的衣物。

“阿姚。”声音很轻,却很清楚。

李伟乐心里叹息一声,头也没抬:“阿姚没事,就是要休息几天。睡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

脱得只剩一条短裤,李伟乐放好了水让姜希宇坐在浴缸里。他听阿姚说过,希宇不会自己洗头发,其他的都没问题。

还真是像小孩子。李伟乐想着,弄湿了那一头软软的发丝,“这里没有无泪香波,闭好眼睛。”话音未落手滑已经挤出了一大坨,“闭好眼睛快闭好眼睛!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水流冲过卷起泡沫香波,从头顶一涌而下。

“啊,呸,呸。”小天使惨叫一声,随即开始吐泡沫。方才只说了闭上眼睛,忘记嘴巴还张着,急着把怪味道的东西吐出去,下意识又睁开了眼睛,香波又多泡沫不断,只有一边手能动抹也抹不完,一着急就要站起来逃出浴缸——阿乐看到香波倒多了,旋即开大花洒想快点冲掉,但是泡沫越来越多流了姜希宇满头满脸,这小子也不老实又闹又叫,索性摁住了一阵子猛冲。

好容易都冲干净,李伟乐也几乎全身湿透。

他停了花洒的水,放到一边。忽然发现姜希宇单手遮着脑袋,全身发抖。“姜希宇?”李警官心中一凛,用力拉开他的手。姜希宇紧紧闭着眼睛,两道水迹顺着面颊而下,滚热的,蹭在阿乐手心。“不、不要,不要。”姜希宇不敢高声,断断续续哽咽着。

李伟乐只觉胸口一空,又好似被人狠狠打了一拳。

憋闷得喘不过气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希宇。”阿乐把他用干毛巾包住扶到外间沙发上。

小天使一双眼睛红似兔子,不知是进了香波还是哭的。

“对不起,疼不疼?”阿乐抚开挡在额前的发丝,吹了吹他的眼睛。

姜希宇蹙着眉,恐惧地看着他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忘记了——”忘记了小天使是不一样的,需要比常人更多的耐心与呵护。“抱歉。”李伟乐重复着道歉的话,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听懂。好在姜希宇并没有抗拒,望着阿乐的眼睛也平和了一些。

“疼,”他眨眨眼睛,“吹一下。”

阿乐点点头,攀着他肩膀凑近了脸,轻轻吹在眼睛里。

凉凉的,很舒服。

 

姜希宇母亲听说儿子受了伤,急切从欧洲赶回来,然而还没待上几天,又被连续不断的电话视频催了回去。临走前特意抽空单独请李伟乐吃了顿饭,明显是托孤的意思。 

其实即使没有这一出,李伟乐也不会就此丢下小天使。

因为目前李警官是唯一一个,得到小天使认可,能让他安静一会儿的人。

也只是一会儿。

 

“阿姚。”刚睡醒午觉,换好衣服。姜希宇又开始念叨。

“阿姚在医院。”李伟乐警官看着上身夏威夷风花衬衫,下身沙滩裤的配搭,觉得有点怪怪的。算了,男人穿那么讲究干嘛。拍拍手表示大功告成。

“我要去医院。”说着就往门口走。

“啧,医院不是谁都可以去的。早上不是带你去过了么。”

“那,怎么样,才能去医院。”

李伟乐看着小少爷干净的眼眸,一脸认真地等待答案,起了玩心:“像之前那样,流血或者骨折就能去了。”

谁知姜希宇二话不说,转身就开始用头撞墙。用上了十分力气,“咕咚”一声。

李伟乐吓了一跳,急忙按住了察看。

幸而房间墙壁加工过,包了一层软垫,声音响却不会有什么损伤。

“你找死啊,”李伟乐挥手一巴掌拍在脑袋上。“阿姚。”姜希宇有点害怕,缩了一下。

阿乐心口忽然有些抽痛,这个傻瓜,别人说什么都相信,挨打都不知道躲。

“你听话,明天我再带你去。还有,”李伟乐严肃看着他,“以后不管谁打你,都不要傻站着,要会躲。”

“不会躲。”

阿乐吁一口气,忍不住去摸烟。

 

“听好,看着我眨眼睛,右眼你头向左,左眼你头向右。”阿乐抛着手里的巧克力泡芙,“懂了没?”

意料中小天使摇摇头。

阿乐又讲了一遍,这次加上扔泡芙的动作。

小天使被砸了脑袋,还是没大懂。

“别想了,直接练练就好了。”

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,小天使光洁白皙的额头上纵横着巧克力残迹。阿乐扔的越来越准,小天使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,困惑于左边还是右边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明天再练吧。”阿乐开始捡拾地毯上的泡芙。

“哦。”姜希宇跟着拾泡芙。

李伟乐忽然停手看着他,若有所思。

“你过来。”阿乐拿过一旁的纸巾,帮他擦额头。融化的巧克力酱已经干涸,阿乐稍微加了力气。“嗯嗯,疼。”小天使按住他的手。“别动!”阿乐一手摁住他,不敢再用力,一点点擦着,然而额头白皙的肌肤还是留下不少深色印记。

吃晚饭时,做饭的小女佣奇怪道:“少爷的头发怎么了?”

姜希宇本来就刘海较长,现在几乎半个脑袋的头发都梳到了前面,堆在前额。“只是长长了,我看着修理了一下。”李伟乐含糊。

姜希宇什么也不说,听话地扒饭。

 

晚饭之后,阿乐依旧去阳台吸烟。

姜希宇站在室内看他。终于小女佣收拾完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小天使眼睛一亮,转过来灼灼盯着阿乐。

李警官从容吐出一口烟,眨了下左眼,向着小天使扔出烟蒂。

姜希宇下意识向右一歪脑袋。

烟蒂弹在玻璃上,落了地。

阿乐隔着玻璃门,终于忍不住笑。

 

厨房里黑漆漆一片,只有靠墙的角落发出幽幽光线。

“草莓。”

两个大男人蹲在冰箱前面,窸窸窣窣翻找着什么。

“没有草莓了,只有芒果。”

李伟乐放弃地把冰激凌扔回去。

“草莓。你答应的!”跪坐在一边的姜希宇不依不饶。方才阿乐答应饭后让他吃冰激凌,他才没有说出头发梳到前面是为了挡住巧克力渍的实情。

冰激凌,阿姚通常只准他周末吃一个。

“真的没有草莓的了。”李伟乐在众多口味的冰激凌里翻了许久,感觉手指都有些冻得发痛。他拍拍腿,准备站起身。转头看到姜希宇耷拉着脸,头发还是乱的,额头上斑驳的巧克力。一双大眼睛幽怨地望着他。

“好啦好啦,我再找找看。”阿乐搓搓手,忽然想到什么,伸手按在姜希宇头上:“看看有没有好运气。”发丝很柔软蓬松,阿乐轻轻按了一下,随即收回手。

“!”

“草莓!”

 

姜希宇乐滋滋地坐在地板上吃冰激凌,阿乐去拧了热毛巾来给他擦脸。几次把刘海撸上去,总有发丝垂落下来,加上希宇一直在动着吃东西,阿乐忍不住要拖他去池边淋水。“不洗澡。”大约是还记得上次的事情,希宇很有些回避去洗浴间。“那你别动!”阿乐几乎要揪着小少爷的头发。“阿姚用兔子。”小天使挖了一大勺冰激凌,轻声道。“什么兔子。”阿乐只当他又想起了小护士。谁知希宇一把推开他,叼着小勺子快速爬到书柜边,从下层抽屉里拿出了两个毛茸茸的东西。

阿乐很惊讶,不是因为那两个白兔子耳朵的发卡,而是方才姜希宇推开他时的力道。平时的希宇安静无害,因而时时让人忘记了,他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比李伟乐还要高大的成年男子。

“姜希宇。”李伟乐警官看着在他面前端坐好,等着戴上兔耳朵发卡的青年。“嗯。”又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孩童般毫无闪避地望过来,挺直的鼻梁,丰润的唇。

这小子还蛮英俊的,要是在大学里,肯定迷倒不少姑娘吧。阿乐想着,帮他戴好发卡,果然顺利拦住了刘海。“还有这个。”姜希宇一起身,把另一个发卡箍在了阿乐头上。“呃,”李伟乐无言,却没取下。

小天使瞅瞅他,又伸手帮他把鬓发全部压进发卡。

“好了。”

阿乐不说话,仍是看着他,好似从未见过一般。

小天使猛然伸出手在自己面上急速轻拍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睡前补水,皮肤美美。睡前拍拍,不长细纹。”


评论(10)
热度(44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