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【姜希宇*李伟乐】捉迷藏 (四)

希望大家能喜欢,能给我意见。很喜欢这一对,不想ooc。谢谢。



李伟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许诺。

明明做不到的。

然而看到小天使硬忍着眼泪的样子,心里又烦乱得很,只想他快点恢复。

恢复到平时傻乎乎的样子就好。


座位换到副驾驶,姜希宇噙着的眼泪终究是顺着腮颊滚落,泪痕被风一吹,脏兮兮又狼狈。

“把脸擦干净。”李伟乐看着那花猫似的脸,关上了希宇那边的车窗。

“哦。”小天使看看自己的手,又小心翼翼抬眼瞅瞅阿乐,扯着自己的袖子去抹脸。“你没带手帕吗?”李伟乐想起那个衣着整齐优雅,静圌坐在阳光里的青年,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。小天使摸圌摸口袋,望着他:“没有手帕。”

当然没有手帕了,以前的手帕都是阿姚放好的啊。


午餐李警圌官带着他去了西式快餐店。

姜希宇显然没怎么来过,对一切都充满好奇。特别是看到机器里转出的白色冰激凌,简直双眼发光。阿乐点好餐,一手一个托盘,姜希宇则是一手一个甜筒地跟在后面。

“这个,比家里的好吃!”希宇兴圌奋地咬着脆皮部分,冰激凌蹭到鼻尖上也没感觉。

果然是小孩子,给了吃的就会复活。

李伟乐喝着咖啡,一面看着他,一面有圌意无意地观察四周。

上次袭圌击之后,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是姜氏名下一位副总的产业,相对而言更难追踪,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。当下正是关键时期,上头和对方估计也掐得很紧。双方都没有余力喘息。只是对方应该想不到,经历了那样火力的袭圌击,姜希宇身边仍然只有阿乐一个人。搜索目标错误,会很大程度上延迟搜索进展。

确定了周围环境的安全性,发现小天使正盯着一块鸡块。

“希宇?”

“金鱼。”小天使递过手里的鸡块。

李伟乐接过来一看,是有点像金鱼。

“阿乐快吃。”希宇微笑着,又蹭了一点冰激凌在脸上。

没来及细想,手已经伸了出去,抹去那一点白色,希宇顺势捉住他的手,拇指整个儿被裹进湿圌热里,柔圌软扫过指腹,躁热直冲上脸颊。

“......”迅速抽回手指,蹙眉瞪着他。

小天使看他不悦,立刻收敛了欢乐的神色,却来不及收回已经出口的话:“阿乐好甜。”

脸上更热,端起咖啡喝一口,错开相交的眼神:“少说话,快点吃。”

“吃完,回家?”

阿乐手指摩挲着纸杯,看着那块形似金鱼的鸡块:“希宇喜欢金鱼吗?”


在最近的宠物市场里转了半天,姜希宇千挑万选之后看中了四条橙红色的金鱼。店主还送了一个很大的鱼缸,鱼缸弧线的造型,看着好像随时会泼出圌水来。

小天使喜欢非常,小心翼翼地捧着。

为什么会喜欢金鱼呢?阿乐想着,觉得还是狗狗更可爱。

对啊,因为是猫嘛。

被自己的想法逗到,刚转头就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——“阿乐,喜欢吗?”李伟乐微微一愣,恢复面无表情直视前方:“随便啦,你喜欢就行。”“......”小天使显然失了兴致,低下头想了会儿:“阿乐喜欢狗。”李伟乐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“刚才看到狗,笑了。”阿乐轻哼一声,“笑就是喜欢吗?”“嗯。”姜希宇笃定地点头,“笑就是喜欢,就是不生气。”

肯定是阿姚教给他这些婆婆妈妈奇怪的理论,李伟乐问都不想问。

“希宇今天不够乖,阿乐生气了。”小天使抱着鱼缸偷眼看他。李警圌官忽然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:“嗯。你今天不乖,我很生气。”“那、那你还在生气吗?”小天使有点着急。“嗯。”李伟乐悄悄调转车头,“不过你要是再跟我去一次马场,我就不生气了。”“马场,”小天使犹豫片刻,“希宇不想去马场......”“不想去就回家好了。”“不不不,去的,去的。希宇不要阿乐生气。阿乐不要离开希宇。”声音渐渐轻了,生怕说出口,就不会实现似的。

李伟乐双手握紧了方向盘,身圌体里涌起的暖流,把心泡得又疼又软。

可是这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。

不得不做。


今天晚上没有场次,一片安静漆黑。

“没有人。”小天使抱紧了怀里的鱼缸,“回家。”

阿乐看看远处亮着的医院大楼灯火,又看看手表。距离原先案发时间还有几个小时,还要再等等。

“你别吵,在这儿等着我。”说完阿乐脱圌下西装外套,张望了一下确定门卫不在附近,一个纵身爬上铁门,跳了进去。

“阿乐,”希宇不敢大声,疾走两步靠着铁门。幸而门内没有上锁,阿乐拉开门闩推开门,让希宇进来。“跟我来,”拉着小天使迅速融进了夜色里。


希宇不大喜欢黑圌暗的地方。可是阿乐近在身边,又让他觉得很高兴。

看台上扫得很干净,借着月色可以看清空旷安静的四周。

只有他和阿乐两个人。

他非常喜欢此时的马场。

李伟乐起身,想去远一点的地方抽一支烟。

“阿乐。”小天使的声音带着鼻音,好似孩子被抢走喝了一半的奶瓶。

“我要抽烟。”站着却没动。

小天使垂下头不出声了,李伟乐烦躁地叹一口气,坐回了看台。

姜希宇很得意地笑,大眼睛弯起来,唇角也是弯弯的弧度。李伟乐假装没看到这招牌的猫咪笑容,无聊地双手撑着看台,望向星空。

“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: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圌德标准;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。”身边的小奶猫忽然开口,背书似地说了一串。

“啊?”李伟乐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康德说的。”希宇手指来回摸圌着鱼缸边缘,又指指天空:“关于、关于星星。”

“道圌德标准,”李伟乐若有所思:“希宇,如果我让你去法庭上讲一些话,你愿意吗?”

“法庭?”姜希宇摇头:“希宇不去法庭。”

“那我去了。”“阿乐也会去吗?”“当然了。”“阿乐要希宇说什么?”

李伟乐静静看着他。希宇有点躲闪,脸慢慢红了,夜色都挡不住。

“算了,跟你开玩笑的。”李伟乐忽然泄气地一笑。

“哦。”希宇又低下头看着金鱼。阿乐笑了,应该没有生气吧。

“你是不是看过的书,都会记得?”

“图片会记得。”

“看一遍就记得?”

希宇点点头。

“那你见过一次面的人,是不是也会记得?”

希宇摇摇头。


又回到原点。

李伟乐用指尖敲击着烟盒:“阿姚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。”“哦。”小天使从口袋里掏出鱼食,小心打开,取了一点洒在水面。“你还记得阿姚吗?”“记得。阿姚对希宇好,希宇喜欢阿姚。”阿乐点点头:“那你也会记得我哦?”悬在水面的手停了,希宇怯怯抬起眼睛:“阿乐对希宇很好很好,希宇也喜欢阿乐。”“乖。”李伟乐觉到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话题,抬手拍拍他的头想就此结束。谁知小天使单手环住鱼缸,抓圌住阿乐的手,紧紧圌握了:“希宇想、想跟阿乐,永远,永远都在一起。”

五官拧作一团,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。

李伟乐只觉心口狂跳,一时竟忘了动作。小天使怕他生气,慢慢松开了手。

“咳,”阿乐猛然起身,连着跳了几层看台,一气爬到了最顶层,从口袋掏出打火机,才发现手里的烟已经全部攥折了。

他把烟盒揉成一团扔在地上,双手叉腰来回踱步。


小天使低着头抱着鱼缸,膝盖并拢坐圌姿端正,止不住的紧张,身圌体颤圌抖。

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。姜希宇抬头,李伟乐抓圌住他臂膀:“跟我回去。”

“回家?”“对。回家去。如果有人问你那天在医院,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没听见。记住了?”小天使模模糊糊点头,跟着阿乐往外跑。


空旷的跑马场,浅淡的月。

男子未着上装,灰色衬衫勒在裤子里,显出紧圌窄的腰身。

他的手并不温暖,也不温柔。

然而,却是紧紧地、握着希宇的手。

姜希宇被他拉着,脚步在走,眼睛却是盯着阿乐的脸。

阿乐,真好看啊。

他忍不住笑,更用圌力地反扣住相握的手。


对方有狙击手在附近。

这是阿乐在高台上看到远处一点反光的第一反应。必须要立刻带小天使离开这里。

他一面拨通了陈sir的电圌话一面拖着人向车子跑。

电圌话响三声挂断。事圌前约好的暗号。

这边距离医院最近,增援应该从那边过来。

他尽量选择有遮蔽物的地方走,绕开旗帜、横圌幅,不靠近任何能给狙击手提圌供风速参考的物件。

虽然走得极为全神贯注,小心翼翼,他还是分了神。

为什么要小天使说什么都不知道呢?虽然他本来就一无所知。

这样就能保护他了吗?陈sir的计划,兄弟们的牺牲,还有那个无辜死在自己手里的人,就这么算了?还有刚才的那些话——

李伟乐心思重重,回头瞥一眼小天使,后者正以一种泛着粉红泡泡,几乎要蹭一蹭他撒娇的诡异眼神盯着他。

“笑什么笑,不准笑。”李伟乐皱眉恶狠狠道。然而这伪装已经失了效力,希宇扬唇划出猫弧:“希宇没有笑。”“闭嘴!”阿乐压低声音,甩开他的手擒住手腕。姜希宇乖顺地任他动作,只是抱着鱼缸。李伟乐拖着他冲向大门,这是最后一道关卡,只要能顺利到车子上——红光一点,定在希宇眉心。

秒针微动,不过呼吸之间。

小天使听到“啵”的一声,好像过年打开香槟瓶子。

阿乐抱着他扑倒在地,鱼缸的水洒了满身。

湿圌漉圌漉,热圌乎圌乎。

鱼缸没有碎,滚在一边,四尾金鱼在浅水里挣扎残喘。

姜希宇扶住阿乐的身圌体,他看到暗色的阴影,极快地扩散,温热的液圌体,从阿乐心口,止不住地涌圌出来。


评论(5)
热度(40)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