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沨

密香 【宁致远*宁昊天】远萌~~

“我真的没有杀你曱娘,那只是一个意外。”

“你闭嘴!”

宁致远毫不客气地还口,虽然两人从日本归来后已经是默认的恋人关系,可是这样明目张胆地顶撞还是第一次。宁昊天一面吃惊一面愧疚:“致远——”“你如果没有做错,当初为什么要用香抹掉我的记忆!”即使没有母亲,兄妹俩的童年亦是无忧无虑,父亲生意再忙也从未有过半分疏忽。待到觉察出自己对父亲超出伦常的情感,致远更是经常利曱用父亲的无微不至来赢得关注。可是,可是往事历历浮现,那一夜漆黑的房间,母亲临终的惨叫,如何能轻易释怀?

“你害死了娘——”宁致远逼近,怒目圆睁,泪水一下子盈曱满眼眶,“你害我和佩珊没有了娘——”宁昊天看着儿子十分心疼,一步步退...

澄香 【宁致远*宁昊天】

澄,意为让液曱体里的杂质沉下去。

经历了闻香一章,原本无知无识的宁老曱爷终于明白了致远的心思。只是仍然需要时间理解接受。希望二人感情经此一次,能滤去杂质,渐渐清澈纯净。

迷香,我觉得应该是在闻香之前。至于要不要让宁老曱爷知道有此一夜,就看二人关系发展了。毕竟宁致远还想多活几年,好好享受一番。


应日本香会会长小野太郎的邀请,魔王岭两大香业家族当家宁昊天和文靖昌东渡到日本做客,顺便商谈合作事宜。宁家随行的自然是宁大少爷宁致远,奇怪的是文老曱爷竟带了大夫安逸尘,对外只说身曱体抱恙,有大夫照顾方便些。

到达小野家安排的别院时,一行人都对那庭院秋景颇为叹服。更妙的是每套客房都配有独曱立的...

迷香 【宁致远*宁昊天】

将那液曱体倒在布帕上时,宁致远不是没有过迟疑。可仅仅是一瞬。从身后悄悄靠近,一手环住那人身曱体,一手掩住口鼻,紧紧压曱制住挣扎,感觉到怀中身曱体慢慢失了力气,最终软倒在自己双臂之中,心里满满只有欢喜愉悦,仿佛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理所应当,天经地义。

收好了手帕,宁致远将人轻轻倚着树干放下。

月色甚好,又是暮春时节,日间蒸腾的花香暖气,在夜晚酵成了佳酿,光是吸一口空气,就已醺然。

何况——宁致远弯身贴近,凝视着平日威严的面庞,再不掩藏目光中的痴情。伸手抚上那熟悉的眉眼,细细摩挲着那如玉光洁的面庞,柔曱软微湿的唇曱瓣。这爱曱抚是情人间的亲曱昵,是梦中方能有的恣曱意妄为,是见不得光的。白日升起,他...

闻香 【宁致远*宁昊天】

“爹——”宁致远微闭双目,在宁昊天颈边深深嗅着,嘴唇擦着那人泛红的耳曱垂,声音很轻,仿佛怕惊扰了这萦绕不散的气息:“你好香——”一面说着,双手攀上那人前襟盘扣,一粒粒解曱开,“致远好喜欢,好想与爹再亲近一些。”

衣衫半开的宁老曱爷却显然没有这样兴致。他仿佛受曱刑一般,双手被缚举过头顶站在游廊上,绳子很紧,另一端系在在横梁上。

本来是中秋佳节,宁府的下人都被致远打发回家过节去了,宝贝儿子说要亲自动手做菜,给爹爹过节。佩珊出嫁后父子越发亲近,特别是前段日子致远嗅觉恢复,当晚兴曱奋得非要和自己同榻而眠。

可是——

宁昊天看着抱住自己明显悸曱动不已的宁致远,仍然希望这只是儿子一时醉酒糊涂了:“...

好看的脸孔不多 有趣的灵魂更少

© 弥沨 | Powered by LOFTER